關於部落格
『即使哭得在難看,也想笑著面對這個世界——』

                       H.I.B



女性向創作社團,主要活動於CWT及北部only場次

BL要素多到溢出來,管理者病的不輕,請注意ㄏㄏ
  • 54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梅伊》Let's start a new game





「……莎白、伊麗莎白?」
甜膩的呼喊聲在空氣中飄盪著,終於令少女回過神來。看著那過長的衣袖在眼前晃來晃去,少女反射性的問了。
「什麼?」
好不容易終於意識到對方是在叫自己的名字,伊麗莎白眨了眨眼看著眼前的男子,那對長長的黑角以及紫色的頭髮溶入了漆黑之中。在那片看不見盡頭的深黑中冒出了無數的眼睛,像是用蠟筆隨意塗鴉的眼回望著伊麗莎白,看到這一幕伊麗莎白嚇了ㄧ大跳,手中的茶杯也隨之掉落,杯中的茶打翻在桌上,將純白的桌巾染成淡淡的橘紅色。然而伊麗莎白眨了眼再次看向男子身後卻是一片花園,眼睛與漆黑早已消失不見,彷彿從來不存在過。
 
「伊麗莎白,杯子要拿好才行喔。」那甜膩的聲音輕柔的提醒著,然後不知從哪變出了一條抹布擦拭著桌面。
 
我什麼時候拿著杯子了?
 
比起男子的提醒伊麗莎白更在意這點,還有……
 
「你是誰?這裡是哪?」她問道,完全想不起來對方是誰,也想不起自己在哪。
「你睡糊塗啦!我是梅菲斯特,這裡是屋子的庭院。」梅菲斯特勾起了微笑,如此回答。
「屋子?」抓到關鍵字的伊麗莎白歪著頭,一臉困惑的樣子。
「你的屋子啊!」
梅菲斯特從座位上站起來,誇張的揮舞著手臂,向伊麗莎白展示著屋子。
「來吧!我帶你去看。」語畢,輕快的腳步聲便在石磚地上響起。雖然伊麗莎白一點反抗也沒有的跟在梅菲斯特身後,但心裡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跟著梅菲斯特進到屋裡後視野瞬間變的昏暗,只靠牆壁上的燭火看不清屋內的全貌。
「好了,我們今天要玩什麼遊戲呢?」梅菲斯特一邊繞著伊麗莎白轉圈,一邊詢問著她。
「遊戲?」
「對啊!我們每天都在這玩,很開心的不是嗎?」
 
這句話像丟進池子裡的石頭,讓沈殿的記憶浮了上來。
 
大門在哪?
 
腦中不知為何浮現了這句疑問,瞬間讓伊麗莎白不安了起來,她向著記憶中應該是大門的方向跑去,然而那裡什麼也沒有,只有厚實的牆壁矗立在那。
「你在找什麼?」
背後響起了冰冷的聲音,嚇的伊麗莎白立刻轉身查看,梅菲斯特就站在那,無聲無息的。
「大門在哪?」
「這裡沒有那種東西喔。」
伊麗莎白開始頭暈了起來,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不對……我是從大門進來的。」
看著搖搖欲墜的伊麗莎白,梅菲斯特露出了笑容說道。
「這樣吧,我們來打個賭,只要你找到忘掉的東西,我就告訴你出去的路。」
「忘掉的東西?」
「不過如果你找不到就要永遠留在這裡陪我玩喔!」
說完,梅菲斯特就消失在走廊的盡頭,伊麗莎白連叫住他的機會都沒有。
 
好了,開始吧!新的遊戲與賭局,這次會有怎樣的結果,伊麗莎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