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即使哭得在難看,也想笑著面對這個世界——』

                       H.I.B



女性向創作社團,主要活動於CWT及北部only場次

BL要素多到溢出來,管理者病的不輕,請注意ㄏㄏ
  • 479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梅伊》浮士德的回憶





自從父親的葬禮結束後我和伊麗莎白搬到嬸嬸家住,雖然父親的宅邸歸在我們的名下,但因為我們還太小不太清楚這些事情,所以屋子實質上是瑪爾特嬸嬸在管理的。加上嬸嬸覺得那又破又小,所以我們也沒住在那,不過因為我的要求我們偶爾會去那間屋子裡玩。會這樣要求大概是因為我希望能再次見到梅菲斯特吧?
 
雖然那時我對它說「謝謝你,我已經可以醒了。」但有時我又不免會想繼續留在夢中繼續作「伊麗莎白」。
 
自從喪禮結束後,今天是第一次來到這間屋子。
 
「真是的!這裡有什麼好玩的?又髒又舊的……」瑪爾特嬸嬸雖然一邊發著牢騷,卻還是帶我們來了。
「嬸嬸還有事情要辦吧?我們自己在這就可以了。」我說,並不是討厭嬸嬸,但是就是不想和她處在同一間屋子裡。
「那怎麼行?讓你們獨自留在這太危險了!」嬸嬸露出了擔心的表情,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擔心我們。不過嬸嬸的擔心馬上被一旁的人打散了。
「瑪爾特夫人您不用擔心,我會陪著她們的。」說話的人是席貝爾,我跟伊麗莎白的看護。
 
雖然我們現在的監護權是在嬸嬸手上,但是嬸嬸他們的工作很繁忙,所以請了以前看護過我的席貝爾來照顧我們。席貝爾人很好,不會用輩分來壓我們,也很容易相處,有時候還會說一些以前關於父母親的事,所以我跟伊麗莎白都很喜歡席貝爾。
 
「這樣啊……那好吧。」嬸嬸看著席貝爾親切的笑容似乎妥協了。
目送嬸嬸離開後我二話不說便跑進屋子裡。
「啊、等等!」伊麗莎白在我身後叫著,跟著跑進來了。
 
一踏進屋子裡濃濃的灰塵味立刻撲鼻而來,和喪禮那時不同,這次我毫不猶豫地踏上了通往二樓的樓梯,而它就靜靜地躺在樓梯間,肚子上插著一把銳利的剪刀。我將那個破爛不堪,積滿灰塵的兔子玩偶剪了起來,小心翼翼摸著它身上的傷痕。
「玩偶?」跟著我跑進來的伊麗莎白看見我手上的東西,好奇的問了。
「嗯、是很重要的玩偶。」
「嗯?它好髒好破喔!是我就丟了。」伊麗莎白說,一點惡意也沒有,但她是不會懂的,這個玩偶對我來說意義重大。
 
一直以來都是它陪著我,不管是過去一個人時,或是迷失在夢裡時,它從來沒有離開過我,總是在我身邊陪伴著我,所以我絕對不會拋下它不管的。
 
見我不說話,伊麗莎白聳了聳肩,轉身下了樓,取而代之的是席貝爾拍了我的肩膀。
「這個玩偶是你的嗎?」
「嗯,我想修好它,可以幫我嗎?」
「當然!不過我們先吃點東西,今天天氣很好,我們在溫室那喝茶吃點心吧!」
席貝爾微笑著說道,稍稍舉起了手中的野餐籃,我回看著席貝爾,沒有拒絕的理由。我小心的抱著玩偶跟著席貝爾走,下定決心再也不會放手。
 
雖然沒能再見到梅菲斯特,但是只要還有這個玩偶在我想我就不會忘記,曾經和梅菲斯特度過的時間。雖然不能說是美好的回憶,但正因為和它相遇我才有勇氣面對一切,並且繼續前進。
 
謝謝你、梅菲斯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