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即使哭得在難看,也想笑著面對這個世界——』

                       H.I.B



女性向創作社團,主要活動於CWT及北部only場次

BL要素多到溢出來,管理者病的不輕,請注意ㄏㄏ
  • 54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冰漾》歧路(上)


ここから見えている景色は 夢に描いていた景色と

(有時我不免會想 從這裡看見的風景)

どのくらい違うのかな なんて思う時があるよね

(與夢裡所描繪的 究竟有多少不同)



我曾做了一個夢……
一個平凡普通,卻讓我至今仍難以淡忘的夢。

夢裡的我依舊是那麼懵懂無知的褚冥漾,夢裡的我仍然認為自己是什麼也無法做到的大衰人,夢裡的我對於那個世界、周遭的人,還有自己本身全然不知。我只是個超級倒楣,但極其平凡的高一學生。

「漾……漾…冥漾!」

啪!

少年的聲音與紙張擊中物體的聲音在空氣中響起。

「痛!千冬歲,你幹嘛啦!」反射性的叫痛,我對上眼前的少年,卻愣住了!
「啥?你在叫誰啊?快教作業啦!」少年一臉嫌惡的看著我,冷淡的拋下這句話。

我完全無法理解,眼前的人不管聲音或長相都是千冬歲,這點是千真萬確的。可是為什麼呢?我眼前的「千冬歲」卻跟我記憶中的千冬歲似乎完全不同。

「冥漾,外找喔!」
當我還在困惑千冬歲的異樣時,不知是誰對著我叫道。
「冥漾,你認識那麼帥的學長怎麼都不告訴我啊!」
少女傻笑著,蹦蹦跳跳的跑到我座位旁,又推又打的把我趕出了教室。

雖然那個女生笑的超燦爛,可是聽到很帥的學長我想得到的人就只有一個。那個根本就是火星人的變態學長,一想到他背後莫名起了一股寒意。
帶著滿滿的不安與害怕,我顫抖著手打開了教室的門,在走廊上看見了少女說的「很帥的學長」,可是感覺上有什麼不太對。

「冥漾,這個,之前跟你借的書。謝啦!」學長將書遞給我,過程意外的很正常。

不對!感覺上有什麼不太對勁!

「呃……不會。」默默的收下了那本其實我根本就沒什麼印象的書。

這是怎麼回事?我所知悉的學長應該不會這麼溫和才對!

「怎麼了嗎?冥漾?」看我在發呆,學長有些擔心的問著。

冥漾?你不是總是叫著我的姓而已?
你才不會如此的溫柔問我話啊!你…………

等等!你、你們……是誰?

啪嗒……啪嗒……啪嗒……

有什麼正在逐漸的崩解、消失……


あの時立った分かれ道の始まり

(那時站在頭一岔路口)

選んだ方はこっちでよかったかなって

(選擇了這條路是正確的嗎)

あの時立った分かれ道の反対

(當時那條岔路的另一邊)

側にあったのはなんだったのかなって

(不曉得又是什麼)



如果當初的我沒有選擇Atlantis學院,而是選擇了那間貴死人的貴族學校的話,現在的一切一定哪裡都不存在吧!
大競技賽、學園祭、湖之鎮、鬼王塚,曾經歷經的那些歡笑、喜悅、悲傷、難過,喵喵、千冬歲、萊恩、夏碎學長、學長,還有過去認識的很多很多人,一定哪裡都不會存在,即便存在也不會再是我所熟知的他們。

現在的我、身為妖師後代的褚冥漾一定也哪裡都不會存在!




雜談:
大家好~這裡是廢渣黑玥
雖然我覺得每次更文都要說一點廢話才對,可是我覺得我已經沒有廢話可以說了(枯萎
我只好照慣例來一句感謝你的閱讀惹(馬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