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即使哭得在難看,也想笑著面對這個世界——』

                       H.I.B



女性向創作社團,主要活動於CWT及北部only場次

BL要素多到溢出來,管理者病的不輕,請注意ㄏㄏ
  • 57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冰漾》歧路(下)〈完〉

「扇董事,我想與你們交易。」看著眼前的女性,她一如往常的帶著那抹玩世不恭的微笑,彷彿對於現狀還有他的死訊都不感興趣似的。
「是為了你所深愛的這個世界呢?還是為了我們家那個蠢小子?亦或是你只是想自保而已?」似乎已經知道我想做什麼,她面不改色的問著。但那些微外洩的憤怒卻讓我注意到,她並不像外表那般不在乎。
「我並不能給你什麼肯定的保證。可是……」
吸了口氣,我抬起頭直視著眼前的人,想證明我的決心。
「只有他……只有為了學長這一點,我是絕對不會背叛的!」
 
要背叛一個人、一件事、一個陣營,或是一整個世界,其實都是一樣簡單的,是一樣的……
只要有一個對自己來說足夠充分的理由,一切就都不是那麼重要了,不管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如此的。
如果不是扇董事開出這樣的條件,我想我絕對會完完全全的背叛這個曾經教會我許多事的世界吧。
 
「我會教你如何使用與控制先天能力,但是有個條件。」
她說,收起折扇的同時那份輕率的態度也隨之消失。
「你必須在你的能力範圍內將鬼族造成的傷害降到最低。」
「我知道了。我會將情報洩漏給適當的人知道的。」
 
洩漏消息什麼的對我的目的影響並不大,畢竟幫助鬼族取勝並不在我的計畫內,再說白一點,其實不管是公會方戰勝,或是鬼族戰勝,我個人都無所謂。我只是單純想宰了安地爾,只是想親手葬送掉那個毀了我未來、毀了學長一生的混蛋。
所以為此我要得到更強的力量,我要更了解那個混蛋。
 
——我必須站在鬼族那邊。
 
 
傷つかない様にと 強がる事それだけで
 
(那個只能靠故作堅強 以避免讓自己受傷)
 
自分を守っていた アイツはうまく笑えるようになったかな
 
(靠這樣來保護自己的那個人 不曉得是否已找回笑容)
 
変わって行く事とか 変えて来た事とか 変えられない事
 
(在不斷的變化裡 在我們的改變中 在無力變動的事物裡)
 
私はうまく笑えてる?
 
(我笑的是否還算自然?)
 
 
「漾漾!」
熟悉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轉過身,不意外的,我看見了即便過了五年卻依舊霸氣十足的褚冥玥。
「你這個死小鬼!竟然敢讓我在寒風中多站半個小時!在鬼族那邊待膩了不想活了是吧!」一見面就擰我耳朵,對著我破口大罵的她,絲毫未改變。
 
褚冥玥並沒有因為我背叛公會、加入鬼族而有絲毫變化,對於我的態度她依然如過往。因為她是知情的,關於我所做的一切的理由,她是知情的。
但也只有她是唯一的知情者。
 
之所以不向其他人說明是因為越多人知道的話,我的計畫就越容易被發現,那種不必要的風險我必須排除,除此之外的理由大概就是不想讓他們踏進這趟渾水裡吧!跟身為妖師能力繼承者的我接觸本身就不太安全了,更何況在我投靠鬼族後,他們若再跟我接觸就太危險了。
所以想要讓他們不受到任何傷害或質疑的話,最簡單的辦法就是什麼也別知道。
 
即便會被他們投以那種無法置信的目光也無所謂。
所有的傷害,所有的汙名,所有的罪孽,全部由我來承擔。
 
「對不起啦!誰叫他們突然改變作戰計畫,我不把內容聽完的話回來不就沒意義了。」一邊吃痛的解釋遲到的理由,一邊向褚冥玥道歉,我發現就算是現在已經能自由使用妖師之力的我,卻仍舊屈服於她的淫威之下,感覺還真有種說不上來的悲哀。
「看在這個理由的份上這次就饒過你!」哼了一聲,殘暴的魔女巡司如此說。
 
等等!為什麼是看在理由的份上!你弟的價值原來比一個作戰計畫還低嗎?嗚嗚我好難過喔。
 
「你那什麼臉!三個月沒回家了還不快走!」
褚冥玥毫不留情的往我的小腿踹了一腳,然後一個優雅的轉身就往家裡的方向走去,而我還是只能悲哀的將眼淚往肚裡吞。
然而,正當我打算追上褚冥玥時,出現在我眼前的景象卻又令我駐足不前。
 
「學……學…………」瞪大著眼看著眼前的那個人,我的口開開闔闔的,卻說不出個完整的字句。
 
 
今すれ違った誰かがいつかの
 
(剛剛打身邊經過的那人)
 
あの子の横顔に見えたような 気がしたのにどうして
 
(我依稀看成 過去的那個他)
 
声をかける事さえも 出来ないまま
 
(卻不知為何 竟無法出聲呼喚)
 
遠ざかって行く 後ろ姿を見つめてた
 
(只能注視著 那人遠去的背影)
 
 
從我面前走過去的人是個漂亮到讓人驚艷的男性,微長的黑髮只稍稍碰觸到肩膀而已。「這個人不是學長!」其實腦中是很清楚的意識到這件事的,可是在看到他那雙少見的鮮紅色眼瞳時,我卻又不自覺的懷疑了起來。
 
「他真的不是學長嗎?」、「說不定學長其實沒死!」、「說不定他剪頭髮了!然後跑來原世界了!」諸如此類亂七八糟的想法,一瞬間從我腦袋裡爆出來,一時揮散不去。
 
「漾漾,你再發什麼呆,還不快滾過來!」走在前方的褚冥玥發現我還愣在原地後,立刻停下腳步對我下令。
 
褚冥玥的聲音傳進了我耳中,提醒了我些什麼……
 
『我們在鬼王塚內並沒有發現任何冰炎的遺骸,公會已經判定他死亡了。』
 
公會並沒有發現學長的屍體,那早就被休狄炸個粉碎了!
學長已經死了!
正是因為這樣,我現在才會走上這條不歸路,不是嗎?
 
搖了搖頭,稍微讓腦袋冷靜下後,我立刻追上褚冥玥。然後想當然的,我又被她巴了一巴掌,不過這樣也好,這樣我的腦袋應該會清醒一點吧!
 
沒錯!學長已經不存在了!
現在的我除了繼續完成我的目的之外已經沒第二條路了,早就沒有退路了!
 
 
それでも進み続けてる まだ負けてなんかいないよって
 
(即使如此我還是要繼續前進 我還沒有輸)
 
 
我只能繼續前進……




雜談:
大家好~這裡是有病黑玥(ˋ・∀・ˊ)ノシ
我神速的把結局寫完了,果然沒有學長就會寫的超順哪像星塵卡得要死要活的
所以說啊學長你就還是乖乖的去吃便當就好了(笑(被打

然後關於結局,它真的是好結局請相信我(深情
雖然漾漾加入了鬼族,可是他不會變成鬼族的,至少在他宰了安地爾之前他不會容許自己墮落的,所以後面……嗯、你們懂得(誰懂啦
再來就是最後出現的那個路人甲,到底是不是學長呢,就請自由心證吧ㄏㄏㄏ(馬的
總之說到底這就是個自由心證的結局(欸)不過我個人覺得是好結局(笑
總之感謝你的閱讀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