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即使哭得在難看,也想笑著面對這個世界——』

                       H.I.B



女性向創作社團,主要活動於CWT及北部only場次

BL要素多到溢出來,管理者病的不輕,請注意ㄏㄏ
  • 57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重漾》守護者(下)

但,最近那些細語聲越來越明顯,讓我有些煩躁。
最一開始聽到這些聲音時,因為還很小聲也很模糊,所以還有辦法不去注意。但漸漸的它越來越大聲,也越來越清晰,有時我甚至聽到淒慘的哀嚎,像殺豬般的叫聲讓我實在很難忍受。
不過,因為這樣的情形也只是偶爾發生,所以我並沒有告訴其他人的打算。
直到那天,我做出了連我自己都沒料想到的事之後,我才發現這已經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了!

那天一如往常的,上完課後我莫名的感到疲倦,稍微沖個澡後便早早上床睡覺了。
沒多久我就睡著了,然後我做了個夢!
那個夢很奇怪……而且也是我最不想看見的事!
夢裡我是個旁觀者,向透過鏡子一般眼睜睜看著那樣的事發生,自己卻無能為力,什麼也無法做……
那種不甘心與哀傷即便醒來,我仍能清楚感受到,簡直就像是真實經歷過一樣!

一望無際的空間裡,被整片黑暗包圍著,完全沒有任何東西,但不可思議的是我卻能看見一切!
雖然不知道自己在哪哩,但我卻一點也沒有不安或是害怕。

我靜靜的踏出腳步往前走,也不知為什麼,我就是知道我該往這個方向走。
大約走了十分鐘左右,前方開始出現東西。一開很模糊,然後漸漸的變清晰,等到能看清那是哪時,我除了瞪大雙眼腦袋一片空白之外,什麼也做不了。
因為那個地方,出現在我前的那地方是我一輩子也忘不了的!
曾經在那釀成大禍,曾經在那裡失去過珍視的人,也曾經在那尋找到重要之物,那個我永遠記得的——鬼王塚!
鬼王塚突然出現在我眼前確實讓我有些意外,不過最讓我驚訝的是站在冰川旁的學長還有我?
不確定站在學長面前的人是誰,不過怎麼看都覺得那似乎是我自己!
我走上前想確認那到底是不是我,但才剛走一步我就撞上東西了!不知道到底是撞到了什麼,感覺有點像玻璃,可是好像又不是,這東西比玻璃軟的多了!
不管那到底是什麼,總之我無法向前,只能在這看著。

學長和『我』就一直站著,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也不知在幹嘛。
大概這樣維持一兩分鐘後,『我』突然冷笑了起來,這讓我有點嚇到,我都不知道自己能這樣笑耶。
『我』朝學長走去,兩人的距離近到都能感覺到彼此的呼吸,然後『我』開口了。

『哼!冰炎,你真以為妖師能跟其他種族和平相處嗎?我們可是世界之黑啊!就算我們真想好好的跟其他種族相處,他們也不會相信的!』
『我信!一直以來我都相信,褚!就算你是世界之黑也一定會有立足之地的!』
『哈哈哈!你少在那邊說好聽話了!不管我們在怎麼努力,世界都會否定我們的!因為這是個世界可是充滿了羊的白色世界,而我們這些黑色的虎怎麼可被認同呢?』

『我』笑著,冷酷無情的說出這些話,然後『我』叫出了米納斯,毫不猶豫的朝學長的胸口還有腹部各開了好幾槍。
看到這一幕,我忍不住大叫要學長快閃開,但不知學長是沒聽到還是怎樣,他就只是靜靜的站著,露出我從未看過的悲傷表情。
米納斯的子彈精準無物的射中學長,然後水子彈像炸彈似的,在碰到學長的瞬間整個炸開!

對不起!對不起我是羊,我是你所厭惡的世界之白……

不知是誰的聲音傳入我腦中,然後,我眼前一片黑,什麼也看不到了!
之後,我就醒了!

我猛然的睜開雙眼,驚恐的坐起身子。
剛才夢中的情景清楚的浮現在我眼前,那個『我』所說的話還殘留在耳中,嗡嗡作響。
我緊抓著自己的雙臂,縮起身子,止不住的顫抖著。

我好怕!好怕夢中的一切成為現實!
最近那些細語不斷的在我耳邊訴說著,說著它的孤寂與痛苦,問我為什麼要留它獨自一人,指責我跟其他種族如此親近!
它總是在悲泣,哭訴著不被世界認可的悲傷!
有時聽著聽著,我甚至會認同它的想法,乾脆就讓世界毀滅算了!
我真的好怕,好怕有這種想法的我,好怕我真的哪天瘋了毀了世界,真的真的好怕!

我就這樣一直縮著身子,希望能讓那種恐懼感消失,但似乎一點用也沒有。
也不知道底過了多久,太陽漸漸昇起了,刺眼的陽光從窗簾的隙縫透了進來,照到我的左臉上。
或許是因為天亮的關係吧!我的心情總算平靜多了,深呼吸之後,我下了床,準備去上課。

今天雖然仍舊跟平常一樣,但我總靜不下心來!
一想到那個夢,我就開始害怕。

上午上了符咒學和通用語,但我一個字都沒聽進去。
下課之後,喵喵他們約了我去吃午餐。
熱帶氣息的玻璃餐廳依舊跟平常一樣,充滿了閒聊的學生們。
點了餐點,挑了個較隱密的座位之後,我們便坐下來了。

「漾漾,你怎麼了?今天好沒精神喔!」
喵喵似乎察覺我怪怪的,有些擔憂的問著。
「嗯?沒有啊!我很好。」
我如此回答,硬是擠出了笑容。

不過其實不管是我、喵喵、千冬歲或是幾乎快跟背景融為一體的萊恩都看得出來,我只不過是強顏歡笑罷了。
但,他們似乎知道我不想說,也沒有追問的打算。

簡單吃過午餐後,下午要去出任務。

將護符和幻武兵器備妥後,我用了移動陣將自己傳到任務地點。
任務很簡單,只是將被低階鬼族所傷的人族救出而已,對於現在的我來說,對付鬼族就跟吃飯一樣輕而易舉。

一到鬼族的聚集地,濃密的黑暗氣息瞬間朝我襲來,而我立刻輕拍左手的老頭公放出結界,並取出米納斯,蛇身的精靈對著我露出淡淡的微笑,然後轉成小小的藍色掌心雷。
我知道,米納斯她清楚我接下來想做什麼。
而我也信任著她,舉起米納斯,我對著周圍的鬼族開槍。

不到五分鐘,那些鬼族就全軍覆沒了!
收起兵器後,我走向倒在一旁的那些人,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他們。
我不知道我那時到底想了些什麼,但等我回過神時,我已經說出那些我從未料想到的話了!

「弱小的傢伙!你們這群只會利用我們,用完就丟的羊,憑什麼我要救你們?你們就好好品嘗死亡的滋味吧!

我冷笑著,就像夢中的『我』一樣,殘酷無情!

「我受夠了!受夠你們這些自以為是正義的羊了!」
「我也不想再聽了!我不想再繼續聽這個世界的悲鳴了!我受夠了!」

看著那些奄奄一息的人,我的情緒從原本的冷笑轉為憤怒,接著又歇斯底里的咆哮,最後我終於再也無法壓抑這些負面情緒。
我,受不了了!忍不住哭了!

溫熱的淚水不斷的從我的臉上滑落,浸濕了我的衣服。
我跌坐在地上,像個孩子般嚎啕大哭。

然後,一抹黑色從我眼前閃過,將我拉進他的懷中。
我有些驚訝,淚水稍微止住了一點,看著抱著我的這個人。
我從未想到,身為時間種族的重柳會這麼做,對於他們的印象一直都是冰冷難以接近的。
他仍舊跟之前一樣,將自己包得密不透風,只露出一雙藍眼。
雖然看不見他的表情,但我卻有總莫名的安全感,然後他依舊用著那種淡淡的語氣說著。

「沒關係的!不用聽也沒關係的,不想承受也可以的,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了!只要繼續露出燦爛的笑容就足夠了!」

聽著他的話,我瞪大了雙眼。

可以嗎?
我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嗎?
可是,我好怕!好怕自己沒辦法像以前那般單純的笑著。

我看著眼前的重柳青年,看著他那清澈的藍眼,流露出淡淡的溫柔,彷彿是在說:『不用怕了!我會陪著你的。』而我好像也漸漸開始不怕了。

是啊!我到底在想些什麼呢?
我根本就不該被這些事所影響啊!
只要繼續做我自己就好了!只要這樣就好!
我一定可以就保有我份那單純的笑容吧!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你不再只是個監視我的時間種族呢?
我,不知道……只是等我注意到之後,你已是默默陪伴著我的重柳青年了!


一百年結束賀文&新年賀文 守護者 完




--黑月廢言:
我寫完了!我終於寫完了!還好有趕上(趴死
然後,我決定把守護者當一百年結束賀文兼新年賀文(到底
嘛~總之,大家新年快樂喔w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