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即使哭得在難看,也想笑著面對這個世界——』

                       H.I.B



女性向創作社團,主要活動於CWT及北部only場次

BL要素多到溢出來,管理者病的不輕,請注意ㄏㄏ
  • 562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重漾》守護者04

「陛下!」

將褚冥漾從無盡的悲痛中換回的是那個他再熟悉不過、有些低沉的嗓音。

及時出現的重柳站在褚冥漾的身側,替他擋下那差點奪去他性命的攻擊。冰冷的視線直盯著眼前的人,重柳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對方,卻在發現面前的青年是隸屬於王軍的騎士後感到有些困惑。
「身為王軍的騎士卻濫殺無辜百姓,你們是何等居心?」
「重柳大人您誤會了!因為今日傍晚有不少民眾因稅務問題起來鬧事,所以上頭下達了命令入夜後實施宵禁,如有不從一律視為抗命,直接處死。您不知道嗎?」看著妨礙自己的人青年有些驚訝,但卻也沒有要收手的打算。

兩人互不退讓,相互摩擦的劍身發出了微微的聲響,在這死寂般的夜晚顯得異常清晰。

褚冥漾早已哭乾了淚水,墨黑色的瞳子裡完全看不到任何情緒。他輕輕的將米可蕥安置好,替她闔上了雙眼。

「那道命令是誰下達的?」冰冷不帶感情的問句劃破了空氣,褚冥漾站起身子,視線越過重柳看著那名青年。
他那如潭水般的黑色雙眼裡什麼也看不到,那是比憤怒、比仇恨更令人恐懼的眼神。
「我……我、我不知道,隊長就只告訴我們這樣而已。」青年看著褚冥漾心中突然竄起了莫名的恐懼,他不安的退了一小步,甚至有一瞬間起了要逃跑的念頭。
「我了解了。重柳把劍給我。」褚冥漾如此說著,他的聲音也跟他的雙眼一樣讓人無法從中看透他現在的情緒起伏,唯一能從他身上感覺到的就只有那令人不寒而慄的冰冷氣息。
「陛下?」不明白對方想做些什麼,重柳一臉不解的看向褚冥漾。
「把劍給我就對了!這是命令!」褚冥漾緊握著拳頭,努力的克制著不要讓自己失控,力道之大連指甲都深深的陷入掌心之中。
重柳呆愣了一下後立刻把劍遞給了褚冥漾,一點也沒有打算要再過問的意思。

對重柳來說褚冥漾雖然是王、是他的主子,但褚冥漾卻從來不曾把他當下屬看待,而是一直以朋友的關係在與他相處的,更不用說褚冥漾一點也不喜歡以王的權利命令他做任何事!
會讓褚冥漾動用到自己的身分來下達命令的事對他而言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重柳是這麼想的,所以便沒有再多說什麼了。

褚冥漾雖然看起來一臉不會打架的樣子,但拿起劍來卻意外的熟練。他緩緩的走向那名青年,什麼話也沒有說,也不給對方說任何話的機會,一劍就往他的心窩處刺下去。
青年根本來不及反應,就那樣呆愣著看著自己的胸口被刺穿,連掙扎都沒有就直接斷氣了。將劍刃從對方的身體裡抽出,鮮紅色得血液沿著銀白色的劍身滴下,溶入黑夜之中。
「陛下!您這是做什麼?」重柳驚恐的問著,並立刻衝到青年的身邊檢查傷勢,但褚冥漾那一劍幾乎是一擊斃命,根本就已經無法將青年救回來了。
「重柳,我要奪回屬於我的一切。」褚冥漾沒有回答重柳的問題,他只是淡淡的說出這句不帶一絲感情的話語。




--黑玥廢言:
ㄜ大家好這裡是完全把天空忘記的黑玥(抹
不忍說守護者的試閱其實已經全部貼在鮮網了QDQQQ
我這幾天會把天空更新完的(趴
總之,謝謝大家看到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