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即使哭得在難看,也想笑著面對這個世界——』

                       H.I.B



女性向創作社團,主要活動於CWT及北部only場次

BL要素多到溢出來,管理者病的不輕,請注意ㄏㄏ
  • 54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重漾》守護者05

「我打算廢除階級制度,所有貴族不得再享有任何特權。然後關於稅收的部分也將改成全國人民統一。」偌大的會議室裡一片沉寂,褚冥漾翻閱著眼前的文件如此說著。
「但是陛下這麼做的話……」對方沒有將話說完,不,應該說面對褚冥漾那冷冽的雙眼,他沒有膽量將話說完。
「還有人有異議嗎?」褚冥漾問著,黑色的瞳子掃過所有人。
不過這個問題問或不問根本就沒有差,因為他的命令就是絕對,任何人敢反對就只有死路一條。
「那麼今天的會議就這樣了。」語落,褚冥漾便起身離開了會議室。
 
 
回到寢室、鎖上房門,褚冥漾原本緊繃的情緒頓時鬆懈了下來。沿著門緣緩緩滑落,褚冥漾就那樣直接坐在地上,閉上了雙眼。
「果然還是很不習慣……」他喃喃自語著,但比起厭惡他的語氣中更多的是堅定的決心。
 
 
「陛下,我有事要向您稟報。」輕敲著雕刻精細的木質門板,重柳站在門外等待著對方的回應,但是裡面卻沒有傳出任何一點聲音。
 
或許是沒聽到吧!重柳如此想著,便稍微提高了點音量再說了一次,可是他仍舊一點聲音也沒聽見。
 
「陛下,不好意思打擾了。」
重柳有些困惑的將門打開,竟發現褚冥漾就靠在門邊睡著了。
看著褚冥漾熟睡的臉孔,重柳有點意外原來對方也會有如此符合他年紀的行為,忍不住偷偷露出了微笑。
輕輕的將褚冥漾抱上床,重柳靜靜站在一旁看著他。
「如果您能就這樣一直沉睡下去就好了……」
注視著他的淡藍色雙瞳裡滿是悲傷,像是隨時都有可能化為眼淚,從那雙漂亮的眼中滿溢出來。
 
 
「重柳,我要奪回屬於我的一切。」
 
看著那躺在自己面前、早已氣絕身亡的青年,莫名的憤怒油然而生。
「您可否告訴我您現在到底在想些什麼!」」怒視著眼前的少年,重柳實在很難心平氣和的與他說話。
對於褚冥漾突如其來的殺人行為重柳完全不能理解,更不明白他為何突然想要回權利。但即便重柳對他發火,褚冥漾依舊面無表情。
 
「她的笑容……我再也無法看見了……」他如此說著,視線望向躺在另一邊的少女。
順著褚冥漾的視線看過去,重柳看見了她的屍體,卻仍舊不明白褚冥漾想表達些什麼。
「那個女孩是誰?」
「米可蕥……三年前認識的,在父王去世的那天……」
褚冥漾將重柳的劍隨意的丟在一旁,非常乾脆的就往地上坐。
「她說過她相信我有能力改變一切,但是我卻連她都無法保護!如果不是我放任那些貪官汙吏的臣子們不管,或許她就不會死了……」褚冥漾自責的說著,一臉快要哭出來的樣子,但卻落不下一滴淚。
 
 
重柳睜開雙眼停止回想,看著躺在床上的他。明明保護他是自己的職責,卻一次又一次讓他受到傷害,對於無法為他做任何事的自己重柳除了自責還是自責。




--黑玥廢言:
大家好ㄜ這裡是正在胃痛的黑玥(到底
難得的一日更新wwww(如果這是實際的寫稿速度一定超美好(yay)
嗯ㄜ……喵喵領便當、漾漾宰了個衰小的騎士變成殘酷漾(?)然後我不知道要說啥了(欸
我只能說那個衰小騎士真的超衰小的,出場不到幾句話就掛(誰害的
總之,謝謝大家看完衰小騎士的一生www(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