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即使哭得在難看,也想笑著面對這個世界——』

                       H.I.B



女性向創作社團,主要活動於CWT及北部only場次

BL要素多到溢出來,管理者病的不輕,請注意ㄏㄏ
  • 54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冰漾》星塵1-4

輕敲著木質的門板,看著坐在辦公室裡埋頭努力的同事兼友人,青年不禁露出些許的無奈。
「漾漾你還沒走啊?你今晚不是有約會?」
不過對方似乎因為太過於認真,而沒有聽見青年的問話。對於這種情形也習以為常的青年直搖著頭,走到對方的桌前。
「漾漾、漾漾……褚冥漾!」
猛的對方突然抬頭,露出一臉被嚇到的表情。
「千冬歲你叫那麼大聲幹嘛啦!嚇死我了!」名為褚冥漾的青年帶著些許不高興,如此對著友人說道。
「誰叫你認真到連敲門聲都沒聽到。」戳了戳對方的額頭,千冬歲嘆氣著。
將那隻一直戳著自己額頭的手指移開,褚冥漾出聲問道。
「所以你找我幹嘛?」
「還問我幹嘛!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了!」
「現在?不是才六點而已……」
看了看手錶,褚冥漾有些不解千冬歲幹嘛問他時間,不過他話才剛落下就突然想起了些什麼,緊張的大叫。
「慘了!跟學長的約會!」褚冥樣匆匆忙忙的穿上外套,什麼也沒拿就打算跑出去。
見狀,千冬歲有些困擾的嘆了氣,在對方跑走前叫住了人。
「漾漾!你連皮夾都不帶是打算怎麼去?」
聽見千冬歲這麼一說,褚冥漾才發覺自己真的什麼也沒拿,尷尬的對著友人傻笑。
「還笑!你喔!」像個老媽子似的千冬歲邊唸著褚冥漾,邊將皮夾丟向他。
「謝啦!」雖然被唸了,但褚冥漾仍舊傻傻的笑,隨意的道過謝後便往外跑了。
「真是令人操心的傢伙!」看著那消失在門外的人影,千冬歲憂心的唸著。
 
「計程車!」
褚冥樣走到馬路邊,隨手一招攔了輛計程車就坐了上去。
「到第二大街,麻煩開快點!」
 
 
「嘖、那傢伙又給我遲到了!」冰炎看著左手腕上的手錶,沒好氣的唸著。
獨自一人站在Atlantis公司的大門前,冰炎吹著冷風,一臉臭的跟大便一樣在等著人。
他拿出手機才正想要撥號,螢幕突然閃爍了起來,音樂大肆作響。看著螢幕上顯示的來電號碼冰炎冷哼了一聲,接起電話。
 
「你也知道要打給我啊?」一開口就沒好氣,冰炎不高興的對著話筒另一頭的人說著。
「學長,對不起!!!!!我忘記了!!!!!」對方緊張得不斷道歉,聲音聽起來似乎快哭了。
「忘記了?那你乾脆別來啦!省的我還要送你回去!」冰炎挑了眉,冷淡的對著他說道。
「欸?可、可是我快到了耶……」他說,對於冰炎那句話有點不知所措。
「快到了?還不快給我滾過來!你十秒內沒出現在我眼前我就把你種進花圃裡當肥料!」
「欸———————!!!學長,不可能啦!」
冰炎出言恐嚇,也不管對方說做不到一把就將電話掛掉了。
 
「褚,你晚了十分鐘!我不是叫你十秒內出現嗎?」
在冰炎掛斷電話後十分鐘,褚冥漾終於氣喘吁吁的出現在他眼前,而他的第一句話不是別的正是這句。
「所、所以我不是說不可能嘛!」
褚冥漾覺得自己超委屈的,但礙於自己遲到再先,再加上冰炎一臉就是「我說的你敢做不到!找死啊!」的表情——不過原因裡大概有九成九都是後者——讓他只敢乖乖被罵。
 
「真是的!光等你就浪費了一個小時,我之後要找你討回來!」
冰炎冷哼著向前走了幾步,卻發現對方沒跟上來又回過頭看向他。
「褚,來啊!」
他說著,帶著非常淺但卻也非常難得的溫柔笑容看著他,對著眼前那最深愛的學弟伸出手。
 
有那麼一瞬間褚冥漾覺得自己看了天使,一個四散著銀白光輝的艷麗天使,若仔細看的話還能發現從中竄出的那一絲絲焰紅。
漾著笑容對著自己伸出手,他最深愛的那個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