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即使哭得在難看,也想笑著面對這個世界——』

                       H.I.B



女性向創作社團,主要活動於CWT及北部only場次

BL要素多到溢出來,管理者病的不輕,請注意ㄏㄏ
  • 54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冰漾合本插花】Forver and ever(上)

『我會和你在一起、愛著你,直到永遠……』
 
「不要露出那種表情嘛!」他對著眼前的青年說著,漾著有些蒼老、但即便過了百年卻絲毫未曾改變的笑容。
「真的、真的沒有方法嗎……」緊緊握著他的手,青年垂喪著頭,一副要哭卻強忍住淚水的樣子。
「生老病死,就只是生命的一環,就算是你總有一天也要面對的、那份死亡。」他依舊笑著,那雙枯槁、充滿歲月痕跡的手輕輕撫上青年那早已不再改變的臉龐,替他拭去眼瞳中的淚。
「請不要哭!我還是會在你身邊陪著你的,我們約定過了……會一直……」
逐漸虛弱的聲音沒有將最後的話語說完,當躺在床上的他停止呼吸、心臟不再跳動的那瞬間青年異常的冷靜。
「騙子……」
 
 
「早安,學長。今天是四月四號,星期四。真要死!怎麼全都是四啦!真不吉利!」
坐在床邊褚冥漾笑著對還半夢半醒的冰炎說著,不過在發現日期與星期都是四後,原本漂亮的笑容變得有些嫌惡。
「對你來說又沒差!早安,褚。」冰炎坐起身子,揉著因睡眠不足而有些疼痛的雙眼,硬是要吐槽他一句。
 
我什麼都沒聽見!
 
「不要揉啦!」忽略了冰炎前面那句話,褚冥漾便開始像個老媽子似的唸著眼前這位行為仍有些孩子氣的學長。
「輪不到你來管我!」哼了一聲,冰炎完全不理他。
褚冥漾本想出手將對方的手拍掉,但還未碰觸到對方便在半空中停住了!似乎顧慮著什麼,他的手一直停在那猶豫著,最後還是什麼也沒做就收回來了。
 
雖然察覺到褚冥漾的動作,但冰炎什麼也不打算問,就算不問他也很清楚明白的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那個理由只不過是個簡單、合理,而且必定會發生的殘酷現實。
誰也不願意先開口,兩個人都沉浸在那份哀傷的記憶之中。
那並不是誰的錯,他們兩個都沒有錯「它」就只是發生了!
 
今天的天氣其實非常的不錯,涼爽的微風順著敞開的窗子吹了進來,溫暖的陽光透過褚冥漾照射在冰炎那隨風飄逸的銀與紅,以及他的的側臉上,但如此平凡的一切每每都在提醒著他們現實的無情。
 
令人煩躁的靜默。
 
冰炎嘆了口氣,丟下了一句「我去淋浴。」後,便消失在走廊的盡頭。褚冥漾依舊一臉難過的表情,看也不看對方一眼。
當浴室裡傳出了水流聲音後,褚冥漾才鬆了口氣坐回床上。
「對不起……我只是還不能就這樣一走了之……」
看著冰炎躺過的床,有著明顯的被使用過的痕跡,褚冥漾輕觸著對方的床、棉被、枕頭,像是想從中找到些什麼,任何一處他都不願意放過,但結果一如往常。
 
什麼也感覺不到……
 
 
溫度略低的自來水順著髮絲流下,滴落地面濺起小小的水花。
其實他並沒有特別想沖澡,只是想讓自己有些混亂的腦袋冷靜一下,再加上他也不想一直跟褚冥漾處在那種尷尬的狀態。
 
「那個任性的大笨蛋!」
毫不在乎是否會傷到自己,緊握的拳頭狠狠的往牆上一搥。他罵著褚冥漾,同時卻也覺得很可笑,自己不也是一樣。
一樣的不願就這樣放手,一樣的無論如何都想維持他們之間的關係,即便是以這種方式。
露出自嘲的冷笑,冰炎仰著頭,從蓮蓬頭流出來的冷水直接打在他臉上,想試圖沖去那從眼中流出的水痕。
 
我們真是……兩個蠢蛋!
 
從浴室走出來冰炎有些意外桌上早已擺好了餐點,頓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一直盯著眼前的人看。
褚冥漾被看得渾身不自在,而且冰炎又近乎全裸的站在他面前,除了下半身圍了條浴巾外什麼也沒穿,害他不知道該看哪裡,滿臉通紅的轉過頭。
「幹嘛不穿衣服啦!」
「又不是沒看過,害羞什麼!」冰炎笑了笑,走進房間換衣服。
「閉嘴啦!變態!」褚冥漾依舊撇過頭,不過他的臉卻越來越紅,簡直像被潑了紅色顏料似的。
「喔?膽子變大了嘛!你以為你現在這種狀態我就沒辦法對付你嗎?」
換好衣服的冰炎走到褚冥漾面前,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將他慢慢逼到牆角。
「幹、幹嘛?你要把我強制送返嗎?」
依然不願意正眼看冰炎,褚冥漾有些彆扭的說著,但他話一出便立刻後悔了。
冰炎整個人突然僵硬,用力咬著的嘴唇蒼白到失去了血色。
「如果我做得到又能怎麼樣?」許久,他才吐出這樣的一句話。
從褚冥漾的身前退開,冰炎一聲不響的走到餐桌前坐下。
「學長,我……」
「褚!」
想道歉,不過還沒說出口便被制止了。褚冥漾不敢說話,不安的看著對方,而冰炎的表情也顯得非常嚴肅,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褚,都過了這麼多年了你會做的菜還是這麼貧乏……」
「什………?」
 
幹!
 
聽完冰炎說的話,褚冥漾的心中除了充滿幹意之外還是充滿幹意。
「噗哧……」冰炎非常無良的笑了。
「笑屁啦!不想吃就說啊!」褚冥漾生氣了!衝過去就想把東西收走。
不過冰炎動作比他快,馬上就把盤子移到他拿不到的地方。
「誰說我不吃了!久久才能吃一次你的貧乏料理耶!」他如此說,但聽了還是令人很想揍他。
 
「你還要氣多久?你對我說那種話我都沒生氣了!」冰炎撐著頭,邊用叉子戳著盤子裡的食物殘渣,邊問著坐在對面生悶氣的褚冥漾。
看對方似乎一點也不打算說話,冰炎嘆了口氣,起身將已經用完的餐具放進水槽裡清洗。
「學長……你今年也要去嗎?」看著離開座位的冰炎,褚冥漾問道,語氣平淡的彷彿不帶任何感情。
「你覺得我有可能不去嗎?」沒有停下手邊的動作,冰炎翻了個白眼丟了這句話給他。
「說的也是呢!」
 
褚冥漾終於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