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e In BraIn

關於部落格
『即使哭得在難看,也想笑著面對這個世界——』

                       H.I.B



女性向創作社團,主要活動於CWT及北部only場次

BL要素多到溢出來,管理者病的不輕,請注意ㄏㄏ
  • 46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岳漾》果然還是最喜歡你了!(中)

「岳哥那個討厭鬼!」
褚冥漾一個人走在街上,她已經停止哭泣了,但眼睛仍然紅通通的,看似隨時都會再哭起來。
「不想回去呢……剛剛什麼都沒帶就跑出來了。」
褚冥漾翻著褲子的口袋,希望能多少找到些零錢,但裡面除了一小團被用過的衛生紙外什麼都沒有,她有些喪氣的嘆了口氣,繼續漫無目的在街上晃著。
褚冥漾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去哪才好,走著走著不自覺的在一家蛋糕店前停下了腳步。看著櫥窗裡一個個精緻的蛋糕,褚冥漾的心情瞬間好了起來,彷彿是在回應她一樣她的肚子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
「剛才在找日記都沒吃午餐,我買一個來吃好了!」
褚冥漾心情愉悅的想推開門卻突然想起自己身上半毛錢都沒有,有點難過的看著櫥窗裡的蛋糕。心情一不好剛剛發生的事,還有那個女生的事立刻又浮現在腦海中,隨著記憶淚水又毫無止境的湧出來。不想被人看見自己這麼狼狽,褚冥漾拔腿就跑躲進一旁的防火巷中。
 
狹小的防火巷裡漆黑又潮濕,只有幾包被隨意棄置的垃圾,以及縮在角落低聲哭泣的褚冥漾。像是被世界遺棄一般在只有她的巷道內褚冥漾止不住淚水的哭著,一直一直哭,哭到筋疲力盡,哭到蔚藍的天空被染成橘紅色……
褚冥漾其實還想繼續哭,她想哭到累、哭到死、哭到忘記這一切,但她也知道自己再不回去的話其他人就要開始擔心了!
擦乾了淚水,深吸了幾口氣讓自己那仍有點混亂的情緒平靜點後,褚冥漾站了起來走出防火巷,不過才走沒幾步路便撞到一群人,她立刻道了歉想從旁邊走開,卻被其中一個人抓住手腕。
「小姐,你一個人嗎?要不要跟我們去玩玩啊?」對方問著,看起就不是什麼善類。
「不好意思,我還有急事。」
褚冥漾一臉為難的樣子,想把手抽回來,但那個人抓得死死的她根本無法甩開。
「可以請你放手嗎?不然我要叫了!」
「小姐,不要這樣嘛!我不會傷害你的!」對方似乎一點也不在意褚冥漾的威脅,繼續說著想說服她。
 
睜眼說瞎話!褚冥漾如此覺得!
趁對方不注意她非常用力的踩了那個人一腳,對方痛的立刻鬆手,一看有機會褚冥漾什麼也不管就直往前跑,但才跑沒多遠馬上又被另外幾個人抓住,直接把她拖進剛才的防火巷中!
被踩了一腳的男人一臉就是不爽,走到褚冥漾面前扯著她的頭髮,痛的她立刻大叫。
「你這賤女人!敢踩我嘛!」
男人露出陰險的笑容,心狠手辣的拉著褚冥漾的頭髮把她拖去撞牆!
褚冥漾只覺得她眼前的世界天旋地轉,然後便痛的暈過去了!
 
 
「小岳,你知不知道漾漾去哪了?」在廚房忙進忙出的白鈴慈有點擔心遲遲未歸的女兒,問著坐在餐桌看書的褚冥岳。
「不知道,她沒跟我說。」褚冥岳雖然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但他仍有些擔心。褚冥漾就算生他的氣也絕對不會這麼晚還沒回來,他心裡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這樣啊……她到底跑哪去了,手機也沒帶!迷迷糊糊的!」
聽著白鈴慈的話褚冥岳感到很煩躁,一直盯著手中的書,卻什麼也看不進去。突然他的手機響了!不知是誰傳了封簡訊給他。褚冥岳打開訊息一看,原本漂亮的臉蛋立刻變得非常難看。
「媽,我去接漾漾,晚餐前會回來。」褚冥岳拋下這句話後,立刻衝出家門。
 
褚冥岳剛剛收到的那封簡訊內容是這樣:
 
小岳!!!!!!緊急事件!!!!!!!!
我剛剛在路上看到漾漾被不良分子拖進巷子裡!!
我現在在追蹤他們,似乎是打算去西碼頭的樣子,我在那邊跟你會合
 
by 辛西亞
 
 
褚冥漾清醒時她只覺得她的頭像是被卡車撞到似的,痛到快爆掉了!根本無法思考!
 
「喔?醒了嗎?」
發現褚冥漾似乎清醒了,一旁的男人走了過來捏住她的臉。
「你這女人臉長的這麼可愛,沒想到個性挺糟糕的嘛!」
男人用著非常可惜的語氣說著,甩開褚冥漾的臉又走到一旁去,不知在做些什麼。
褚冥漾被那個男人一說馬上就想起來剛才發生的事,她試著想掙扎,卻發現自己的手腳都被麻繩緊緊的綁住了!她不過隨便動個幾下手腕就整個擦破皮了!
 
看見正在掙扎的褚冥漾,男人只是冷冷的笑著。
「吶、你知道嗎?漂亮的東西就要好好保存下來,至於其他骯髒醜陋的部分就必須破壞掉才行呢!」
他舔了舔嘴唇,輕輕摸著褚冥漾的臉說著。
「你這張漂亮的臉蛋我就幫你保存下來吧!」
看著眼前那個神經變態的人褚冥漾感到極度的恐懼,想放聲大叫,但被膠帶封住的嘴卻只能發出模糊不清的聲音。
 
男人笑著拿出美術用的雕刻刀,被磨的銳利的刀刃反射著微弱的燈光,彷彿在宣判著褚冥漾的死刑,速度飛快的劃過她的左手臂。男人的力道看似不大但傷口卻意外的很深,雖然還不算非常嚴重,不過卻也已經痛的讓褚冥漾的眼淚奪眶而出了。
「真是抱歉呢!稍微劃偏了!下一刀我會瞄準好頸部的!」男人雖然一臉抱歉的樣子,不過一聽就知道他根本是故意的!
撐著下巴,像是在思考該如何下手才好,男人微微皺著眉。似乎是想好了,他手中的雕刻刀一劃。
褚冥漾的身上又多了一道傷口!
這次確實比較接近頸部了!傷口在她的右肩上。這刀劃的更深了!隱隱約約能看見那被血染紅的骨頭!




黑玥廢言:
大家好~這裡是總是在奇怪時間更新的黑玥
結果沒來的及在今天(?)昨天(?)之前寫完(哭哭
然後因為意外的寫得有點多,所以就給它再切一半了wwww(欸
剩下的明天(?)今天(?)會貼上來
總之感謝你的閱讀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