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e In BraIn

關於部落格
『即使哭得在難看,也想笑著面對這個世界——』

                       H.I.B



女性向創作社團,主要活動於CWT及北部only場次

BL要素多到溢出來,管理者病的不輕,請注意ㄏㄏ
  • 46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冰漾》星塵1-9

褚冥漾從昏迷中清醒後大多數的人都感到非常高興,唯獨冰炎與千冬歲例外。褚冥漾失憶的事他們沒有跟任何人提過,再加上他失去的那部份記憶其實並不算多,所以根本就沒人發現,事實上就連褚冥漾本人都沒能察覺到自己的記憶有缺失。
 
「好吧!我們現在來處理昨天的事吧!」
在所有探病的人都離開之後,看著病房內僅剩的兩人千冬歲提出了這件事。
「什麼事?」褚冥漾其實不太明白千冬歲指的是什麼事,但隱約能察覺到這件事似乎和自己有關。
看了眼靠著牆站在門邊的冰炎,他依然悶不吭聲什麼也不打算說,千冬歲只是輕輕嘆了氣說道。
「漾漾,你今年其實已經二十五歲了!你、我還有其他人都是,我們早就大學畢業了!畢業三年多了!」
「欸?你在說什麼?」褚冥漾完全不能理解對方在說些什麼,只能愣愣的跟他相望。
「漾漾,你失憶了!」千冬歲直接了當的說了,反正早說晚說都是要說,不如乾脆一點,但褚冥漾卻一點也無法接受。
「失憶?哪有!可是大家的事我都還記得啊!喵喵、千冬歲、萊恩、我爸媽、我姊,還有其他人我都記得啊!」褚冥漾反駁著,完全不認為自己的記憶有任何問。
「那麼我呢?」聽著褚冥漾所說的話,冰炎終於按耐不住心中的煩躁開口問了。
像是在黑暗中想抓住最後一絲微光,冰炎有生以來如此渴望能從對方口中聽見自己的名字,但褚冥漾給予他的卻只有一臉茫然。
「褚!看著我!快告訴我你知道我是誰!」被褚冥漾的表情刺激到,冰炎二話不說走到床邊緊緊抓住他,想讓他看清楚自己。
雖然很清楚這麼做一點用也沒有,但冰炎還不想放棄,不想如此輕易的承認他不記得自己的這個事實。
「那個……好痛,可以放開我嗎?」
「褚!快跟我說!快說,拜託!不然我……」不然我會再次絕望的!
「痛、好痛!放開我!」
「學長,放手!」
在褚冥漾以為自己的手就要被對方弄斷時,千冬歲終於看不下去插手拉開冰炎,褚冥漾趁機將手抽回來,不高興的看著對方。被千冬歲這麼制止後冰炎似乎稍微恢復了點理智,看了看褚冥漾,又看了看被自己抓到充滿紫紅色指印的手腕,最後什麼話也沒說甩開千冬歲走出了病房。
 
冰炎他無法再欺騙自己了!無法再對自己說謊裝做褚冥漾還記得自己!
褚冥漾剛才的表情已經給了他很明確的答案了,那是充滿著迷惘、害怕,以及不信任的眼神,同時意味著他徹徹底底的否定了自己與他曾有過的一切。
 
他已經不記得我了……
 
「漾漾,你還好嗎?」
看著友人那有些瘀青的手,千冬歲擔心的問著。
「嗯,沒事。」揉著自己的手腕,褚冥漾看著病房的門口漫不經心的回答著。
褚冥漾現在的心情很混亂,除了千冬歲突然跟他說自己失憶了讓他有點錯愕外,他總覺得自己似乎傷了冰炎。
冰炎放開他的手腕時一瞬間露出的極度絕望、失去一切的痛苦神情讓他如此認為。
 
我深深的傷害了他……




--黑玥廢言:
我覺得複製貼上已經快要變慣例了啦XDDDD
嘛~總之依然複製貼上(欸

大家好,這裡是最近老是在半夜更新的黑玥
不忍說這段我其實寫到快痛死自己了
漾漾的手被抓到瘀青了感覺好痛好痛QAQQQQQ(欸
嗯、至於學長我就不管了,反正我常常虐他已經無感了wwwwwww
 
然後如沒有爆字的話下一篇是第一段的最後一篇試閱了,之後會開始貼第二段
不過我有點擔心我寫不完耶(抹臉
總之我會加油的(淚奔
以上,感謝你的閱讀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