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即使哭得在難看,也想笑著面對這個世界——』

                       H.I.B



女性向創作社團,主要活動於CWT及北部only場次

BL要素多到溢出來,管理者病的不輕,請注意ㄏㄏ
  • 57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冰漾》星塵2-1


「漾漾,我先過去教室喔,你一個人來的了吧?」千冬歲說著,用著一種像是母親擔心小孩會走失的眼神看著。
「千冬歲你很過份耶!每次都把我當小孩子,我自己去的了啦!」對於他那種眼神我有點不服氣,如此的反駁。

不過其實他會這樣擔心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我只要一個人走在校園內就一定會出事。像是明明就走在距離停車場很遠的中庭裡,卻被機車撞;或是明明就走在室內的樓梯間,卻可以被從外面飛進來的籃球砸到之類的,更不用說走樓梯踩空、在廁所裡滑倒這種平常的小意外。反正任何你想得到、想不到的各種意外都可以發生在我生上。這也是為什麼千冬歲會用那種眼神看著我。

「好吧!如果真的出事的話就馬上打電話給我!一定要打喔!」依舊一臉不信任的樣子,千冬歲如此的跟我說。
「好啦好啦!」
敷衍了他幾句後他終於肯離開了,雖然時不時就會回過頭來看我一眼,不過最終還是消失在走廊的另一端了。

真是的!我不過就是回去房間拿個課本有必要擔心成這樣嗎?
總不會拿個課本也需要送醫急救吧!如果真衰成這樣我也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當時我覺得千冬歲根本就太杞人憂天了,但是現在回想起來他的擔心真的一點也不多慮啊!因為我確實拿個課本也需要送保健室,真的是衰到不忍說了!



第一次與他相遇是在一種非常奇妙的機緣之下,奇妙到我個人認為那根本算不上相遇。
那是個與平常無異,被那些自不量力的人找麻煩的一天……

被人找麻煩對我來說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只要是人都會對比自己更加優秀的存在感到忌妒,甚至是厭惡,不過我也習慣了,反正他們的能耐也只有那樣,根本就不足以對我造成任何威脅。

擺明了就是來找碴的,他們一群五、六個人明目張膽的就在走廊上堵我。
「聽說你說連期中考都不用考,這學期所有科目都直接通過啊!」似乎是帶頭的人,用了不滿的語氣說著。
「你以為你家有錢,長得漂亮就了不起啊!像你這種人肯定是靠關係!」
其中唯一的女性附和著那個人的話,我聽了只覺得好笑,冷哼了一聲說道。
「真可笑!自己過不了就想找人出氣嗎?都把時間浪費在堵我難怪會被當!」
其實我很清楚這種話一出口他們肯定會氣瘋,但不說出來我心裡超不舒服的,誰叫他們那張嘴臉看了太欠揍了。
「你說什麼!」對方脹紅了臉,揮拳就想揍我,不過速度不夠快,隨隨便便就被我閃開了。我抓住他的手臂,一個反手就將他摔在地上,他立刻痛的動彈不得。

哼、真弱!

其他人看我出手了,似乎也按耐不住,通通衝上來。雖然依舊沒傷到我分毫,不過四個人一起來確實不太好躲開,我的書被弄掉了。

嘖、真是個失誤……

但我還是輕輕鬆鬆的把他們全部解決了,只剩那個女生。看到自己的夥伴全部倒地,她完全沒有剛才那種盛氣凌人的氣勢,看起就是想立刻逃跑,但礙於面子又不敢逃。
我不快也不慢的走到她面前,對她露出淺淺的笑容,說道「你不要以為你是女的我就會手下留情。」
說完我也不等她反應過來,直接掐住她的脖子把她整個人帶去撞地板,這一撞她就昏過去了,連叫都來不及叫一聲。
「下次要堵人記得去堵個實力比自己弱的人。」我將散落在一地的書本撿起來後,對著那幾個還有意識的人丟下這句話,轉身就打算離開,但才走沒幾步又被人抓住衣服。
我本來還以為是他們還沒死心,想再多補幾拳給他們,不過一轉過頭我就愣住了!
站在我眼前的不是剛才那群人,而是個普通的少年,但要說他普通似乎也不太普通……

以外表來說他確實是個普通到令人根本就記不住長相的路人學生,真正令我覺得驚訝的是他滿身鳥屎跟狗大便的拿著我的書。

真不知道他怎麼弄的……

「那個……你的書,剛才掉的。」他說,默默的把書塞給我,又默默的走掉了。
因為我實在太震驚了,所以只能愣愣的看著他在我眼前消失。我還是第一次遇到有人能滿身大便的跟我說話,真是……太神奇了?

而這便是我與他的初識,在這種神奇的情況下和他相遇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