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e In BraIn

關於部落格
『即使哭得在難看,也想笑著面對這個世界——』

                       H.I.B



女性向創作社團,主要活動於CWT及北部only場次

BL要素多到溢出來,管理者病的不輕,請注意ㄏㄏ
  • 46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重漾》守護者10

「誰知道……」夏碎帶著不屑的態度說著,他已經不想履行他們之間的交易了!

那個人所說的話他已經不知道哪些是可信的,哪些是不可信的。
他與千冬歲的事一定還有其他辦法能解決,就算沒有他也不會再去求助褚冥漾。

「不管怎樣,我們還是照原訂計畫拿下東城。」
無論褚冥漾想怎樣,冰炎都不認為他們會輸。拿下東城後再攻陷中央城,褚冥漾的王權就會徹底消失了!



「陛下,我已經照您的吩咐把那些人處理掉了。」
輕輕推開寢室的門,本該乾淨整齊的房間現在卻亂七八糟。一份份公文被撕的破爛不堪四散在地上、放置在桌上的西洋棋也被弄得東倒西歪,簡直像是颱風肆虐過後的景象。

重柳其實不在乎房間變得怎麼樣,他比較在意的是應該在房裡的人。左右來回搜尋了好幾遍後終於在床邊的一小角看見了人影。

褚冥漾縮在床與床頭櫃之間的小縫隙,緊緊的環抱住雙腳將整張臉埋進去。
「陛下?」
走到褚冥漾面前,重柳單膝跪下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過對方沒有回答,有的只是細微到幾乎聽不見的啜泣聲。
重柳又喚了幾次,但他仍舊沉默不語。嘆了口氣,重柳在褚冥漾身旁坐下,什麼也沒說、什麼也不做,就只是待在他身邊陪著他。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間,對方突然出聲了。
「重柳……」褚冥漾依然縮著,用著模糊不清的聲音喊著他。
「嗯?」
「對不起……」他說著,不願抬起頭。他很害怕、害怕對方會用怎樣的神情看著自己。
重柳沒有說話,甚至沒看褚冥漾一眼,從他的臉上也無法解讀出任何情緒。
誰也不打算先出聲,死寂般的靜默一直圍繞著他們兩個。
「你什麼也不說嗎?罵我也好、對我生氣也好……」不要什麼也不說……
遲遲等不到回應令褚冥漾感到非常焦躁,開口問了。
「為什麼要對您生氣?」重柳反問著,語氣平淡到令人害怕,那是比起憤怒更令人難受的冷淡。
「我……我總是很任性,總是要你做很過分的要求……」褚冥漾怯生生的回答,仍然沒有勇氣直視對方。
「即便是現在您依舊很任性,任性的要我回答您、要我對您生氣。」
褚冥漾想開口說些什麼,但卻什麼也說不出口。無法否認重柳的話,他真的很任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