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e In BraIn

關於部落格
『即使哭得在難看,也想笑著面對這個世界——』

                       H.I.B



女性向創作社團,主要活動於CWT及北部only場次

BL要素多到溢出來,管理者病的不輕,請注意ㄏㄏ
  • 46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哲蓉》2014年哲雄生日賀文 - 晚餐

那是發生在我們決定共同面對未來,不想如此輕易被「他們」所影響後的小小日常插曲……
 
「這樣,這題懂了嗎?」
和平常一樣,為了幫我補習課業,哲雄特地為了我一起留在圖書館唸書。
「嗯……這一段的算式我還是不太懂。」
「這裡只要把一代進X裡,就可以求出答案了。」
我指著看不懂的地方向對方發問,而他一如往常很有耐心的重新解釋一遍。
「嗯……我大概懂了。」
他點了點頭示意知道了,然後便望向窗外。已經西沉的太陽早就無法照亮天空,外面只有一片漆黑的天空,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些什麼。
 
看著窗戶的哲雄總覺得百般無聊。
這個人總是這樣……
明明都已經在一起這麼久了,還是永遠讓人摸不透。
那雙沉靜的雙瞳總是看不出什麼情緒波動,實在很難理解他在想些什麼。
 
「差不多該回去了。」
正當我分神在想些有的沒的,他突然冒出了這句話,有點嚇到我了。
「喔……喔、好,我收拾一下。」
愣愣地回答著哲雄後,我開始收拾起桌上的課本與文具。
「我送你回去。」
哲雄從座位上起來,大概想也沒想就說出了這句話。
「欸?不、不用啦!你又不順路。」
「我送你。」
「我又不是女孩子,自己回去沒問題的。」
「我送你。」
「但是你這樣會多花車錢,不太好吧。」
「我送你。」
 
雖然想了很多理由想推脫掉,但不知為什麼就是堅持不過他的「我送你」三個字。最後還是讓哲雄送我回家了。
 
「那個……謝謝,每天都讓你陪我唸書。」
和哲雄走在通往自家公寓的巷子裡,總覺得特別彆扭,明明也不是第一次這樣跟他一起回家了,卻還是很不習慣,總是想找點什麼話來說說。
「不會。」
但他也總是這樣,不到兩句話就把我打發掉了,害我老是不知道該接什麼話。不過今天比較特別的是他又開啟了新的話題,令我有些意外。
「你……晚餐吃什麼?」
「呃……應該會去買便利商店的便當吧。」
 
我回想著冰箱裡還剩些什麼,卻發現好像都沒有東西了,決定今天就吃便利商店吧。
 
「那到我家來吧。」
「欸?為什麼?」
 
真的、老是搞不懂他在想些什麼。
 
「晚餐到我家吃吧。」
 
啊、原來是指這個嗎?
 
「可是你父母不是都很晚才回家。」
 
我記得前幾次去他家都沒看到人,而且他也說過晚餐都是自己隨便吃。不過哲雄並沒有讓我考慮時間,直接抓著我的手,回頭就往車站走去。
「等、哲雄!」
 
不理我…………
 
 
結果我就這樣站在哲雄家門口了…………
 
「進來吧。」
我跟著哲雄通過熟悉的簷廊——今天沒看見那隻黑貓——進到了他的房間。雖然已經來過很多次了,但每次來都覺得這間房間平淡的不可思議,感覺一點也不像哲雄的房間。
「那……晚餐?」
不想打擾他太久,畢竟自己從放學到現在就一直佔著對方的時間,還是趕快吃完趕快回家去好了。但哲雄卻沒給我回答,反倒是將我壓制在床上。
「哲…哲雄?」
總覺得自己似乎知道對方想做些什麼,但卻又不太想理解,我不確定的喚了他的名字。
「在這裡吃……」
他說,語氣跟上一秒沒有絲毫變化,但我卻清楚地感覺到話語中的曖昧。
「等等……不先、嗯………哈啊………」
「不等。」
不讓我把話說完,哲雄溫熱的吐息就出現在我的頸邊,輕柔地細琢起我的鎖骨。彷彿真的想把我吃了一般,哲雄細細的品味起我身上的每寸肌膚,從嘴唇、下顎、喉嚨、胸口一直到腹部,每個地方都不放過。
慢慢地、像品嘗佳餚,親吻著、舔牴著。
 
等回過神來,我才注意到自己到底又做了多麼羞恥的事,羞恥到想挖個洞把自己給埋了。
 
「蓉司……」
「幹嘛?」
「謝謝…………你願意留在我身邊。」
他說,像隻脆弱雛鳥緊緊地窩在我懷中,抱著我。
 
真的……完全摸不著頭緒。
但,大概就是因為他這種個性,所以我才無法放下吧。
如此強大,卻又易碎的,讓人忍不住想小心呵護的存在。
哲雄。




雜談:
晚餐!!!!!!!!!!!!!!!!!!!!!!吃吃吃吃ㄘㄘㄘㄘㄘㄘㄘㄘㄘ!!!!!!!!!!!!!!(吵
大家日安,這裡是不太會燉肉的黑玥
我我我真的有寫肉障礙啦!!!!!!!!大家將就著看看ㄅ(幹
然後我不會說其實這篇是CWT38新刊的番外之一的(拿稿子來當生賀文爽喔!!!!(幹
總之哲雄生日快樂,祝您與女神永遠性福U////////////////////U

誕生日あめでと、哲雄。
 
-2014.10.0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