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即使哭得在難看,也想笑著面對這個世界——』

                       H.I.B



女性向創作社團,主要活動於CWT及北部only場次

BL要素多到溢出來,管理者病的不輕,請注意ㄏㄏ
  • 5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犬眼鏡》失眠

時鐘的指針滴滴答答的向前走著,艾伯里斯特在床上輾轉難眠。雖然失眠對他來說也不是第一次了,只不過因為無法入睡而感到煩躁,今天卻是頭一次。
其中的理由,其實他自己多多少少也有注意到。因為以往總是會陪在自己身邊的那個人已經不再了。
 
 
「嗯?艾伯,你還沒睡啊?」艾伊查庫停下正在擦拭軍靴的手,有些意外的看著從寢室走出來的人。
「你不也是?」拉開艾伊查庫對面的椅子,艾伯里斯特很直接的就坐了下來,心不在焉的看著對方擦鞋。
「等下輪到我站崗。」
看了眼對方無神的表情,艾伊查庫馬上就察覺到對方或許是失眠了。
「你睡不著?」
「嗯……不過也沒什麼啦!我再回去躺著看看。」
推了推下滑的眼鏡,艾伯里斯特站起來準備回房去,卻突然被身後的人抓住了手。
「我陪你睡吧!」
一出口就是這句話,艾伯里斯特滿臉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友人。
「你不是還要站崗?」
「還有兩個小時才輪我,在這之前我會陪著你,直到你睡著。」艾伊查庫微微笑著,就像小時候那般單純、溫暖。
 
不知為什麼看著他那樣的笑容,我一點也無法拒絕他。
 
不過他並沒有跟我一起睡,只是靜靜的背對著我坐在床邊的地板上。明明就只是這樣而已,但看著他的背影我卻覺得很安心,睡意也漸漸的浮上來,不知不覺間就睡著了。
 
 
愣愣的看著偌大的天花板,艾伯里斯特其實不懂自己為什麼會在這種時候想起連隊時期的事,明明那個能讓自己安心的存在早已成為敵人了,又為什麼會在想起他的笑容的瞬間感到些許的平靜。
 
不懂啊!不懂現在這種矛盾的心情到底算些什麼!
 
猛的從床上起來,艾伯里斯特走到窗邊,決定透透氣好消除這種焦慮感。
半夜的微風冷颼颼的吹進房間內,將放置在桌上的文件吹得四處飛散,不過艾伯里斯特卻不是很想理會那些文件。他只是癡癡的望著看不見月色的天空,期待著不可能見到的人,妄想能在從他口中聽見那句話。
 
『我會陪著你,直到你睡著。』




雜談:
大家半夜安~這裡是失眠睡不著的黑玥ODO
其實我只是因為睡不著,所以就想寫寫失眠小短文(?)而已wwwwwww
然後CP之所以會是犬眼鏡,純粹是因為我最近被犬犬復活卡嚴重打臉(馬的官方我再也不要愛你了啦!!!!!!!!!!!!!(哭噴
總之第一次打犬眼鏡,希望不會太崩QWQQQQQ(<<因為R卡還沒看完,一直不太敢打UL文
我只是想發洩一下我對官方拼命打我臉的怨恨,我想相信艾ㄅ還是思念著犬犬的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痛哭
希望大家不要嫌棄這篇莫名其妙的文,以上
感謝你的閱讀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