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即使哭得在難看,也想笑著面對這個世界——』

                       H.I.B



女性向創作社團,主要活動於CWT及北部only場次

BL要素多到溢出來,管理者病的不輕,請注意ㄏㄏ
  • 5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尊多》習慣





「怎麼了?King?」眼神有些茫然的往身旁一看,視線裡出現了他那一如往常的笑臉。
從長椅上坐起身子,我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用單手遮著眼臉,不想再看見那些還殘留在腦海中,令人生厭的影像跟畫面。
「又做惡夢了。」他似乎沒有在等待我的答案,就只是平淡的陳述著事實,然後他輕輕的抱住我,在我耳邊細語。

「——沒事的,有我在你身邊。」



猛的睜開眼,我盯著天花板微微喘著氣,冷汗有如細雨般直流,浸濕了我的衣衫。
我依舊橫躺在長椅上不打算起身,被右手臂覆蓋住的雙眼一片漆黑,腦中不自覺的就浮現出他的臉孔。

這已經是這個禮拜第幾次了?

我在心中暗自問著自己這個問題,但自己卻也搞不清楚答案到底是什麼。

怎麼可能會清楚呢?
自從那傢伙在那晚被人槍擊而死後,我就不曾在做過那個總是被烈焰圍繞,毀壞一切的惡夢,取而代之的是這個簡直跟現實沒什麼兩樣的夢境。簡直就跟那傢伙生前一個模樣,任意妄為的纏著我,完全不顧別人的意願。
真的是……跟他一樣個性的夢……但卻又是個會讓人安下心來的夢,真的跟他一樣呢……
那個被他輕柔抱住,在耳邊說著「有我在你身邊。」令人安心的夢……

話說回來,這個習慣——總是在做了惡夢後,被他抱住的這個習慣事什麼時候養成的呢?
啊、對了!是那個時候吧!在剛獲得王的力量的那個時候吧!

我永遠也忘不了,那天他看著我的那個眼神……

「K、King……?」
在令人難以接近,將一切灼燒殆盡的烈焰從我周圍消散後,他靜靜的站在我面前,不曾改變的面容卻沒有以往的微笑,只是直盯著我看。
「十束……」對著他,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腦袋像當機了一片空白。
那雙漂亮的褐眼在我身上游走,似乎是想從中尋找些什麼,最後他的視線停在我的手上,那雙沾染著紅黑是液體,充滿刺鼻的焦臭氣味的雙手上。
「King!」簡直像驚見什麼駭人之物一樣他瞪大著瞳孔,驚叫著朝我跑來。
「不要靠近我!」我崩潰的對他大喊。

不要靠近我!拜託!
我會……我會殺了你的……就像剛才那個人一樣……
拜託!我不想傷害任何人!

「King、沒事的……沒事的……」

為什麼要接近我?為什麼要抱著我?為什麼要如此的對我?
我明明就已經這麼氣憤的警告你了,為什麼你還是一如往常的笑著,走到我身邊陪著我,你……

「不要……」快放開我!
我恐懼著,看著從我的雙手上慢慢顯現出來的蒸汽與彷彿代表死亡的細微螢紅色火星。
「快放開我!」我推開他,想轉身就跑,但是他卻緊緊抓住我的手不放。明明就已經被熾熱的火苗燒傷了手,卻仍不願放開。
「十束,放開我!」我想用沒被抓住的另一隻手拉開他,但卻猶豫了,我害怕這樣一拉只會把他傷的更嚴重。
「我不要!」
他的語氣非常堅決,彷彿下定決心就算手廢了也不會放開似的。
「我看到了……從King的四周突然竄出的烈焰,然後把那個人……」

燒死了!

我知道他想說什麼,不過他並沒有說出來。我不知道他在看到那一幕的時候是什麼心情,更不知道他現在到底是為了什麼理由抓住我。

他……為什麼要執著於我?

「……我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也不知道King的身上發生了什麼事,但是……」
他停頓了一下,原本有些哀傷的語氣似乎有點轉變了。
「我相信King……不、我相信周防尊你絕對不會殺人的!」
他抬起頭,褐色的眼瞳直視著我,那般深信著我絕對不會殺人。
「所以沒事的,我絕對不會被你所傷的。」
露出只屬於他的燦爛笑容,他舉起被我灼傷的右手如此說。
「你看,連水泡都沒有起喔!因為你並不想傷害我啊,所以沒事的喔!」



那傢伙一直都是這樣……
即便到死前也一直對著所有人說著「沒事的。」
簡直像個笨蛋!
但無法否認的是這也是大家會如此信賴他的原因。

從躺椅上站起來,我愣了一下,不過隨即便露出了微笑。
有那麼一瞬間我似乎聽見了他的聲音,不管那是不是幻聽,我想那句話確實是他說的。

『沒事的喔,尊!』

啊、一定會沒事的,多多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