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e In BraIn

關於部落格
『即使哭得在難看,也想笑著面對這個世界——』

                       H.I.B



女性向創作社團,主要活動於CWT及北部only場次

BL要素多到溢出來,管理者病的不輕,請注意ㄏㄏ
  • 46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冰漾》星塵4-1

〈閃耀的星之陰影〉
 
 
   ––孤高又脆弱的自尊
 
 
 
 
『亞,你聽好了!等你長大了這間公司就要交由你掌管,所以要好好努力,不可以讓爸爸媽媽失望喔!』
 
要努力、要用功,做個品學兼優的乖小孩,從小我就被父母及身旁的大人如此教育著。從不浪費時間玩耍、嬉鬧,也幾乎沒有同年齡的朋友,以免和他們混在一起拖累了課業。如此的菁英教育雖然還不至於壓的我喘不過氣來,但偶爾、真的真的非常偶爾我還是會有些羨慕其他小孩,羨慕他們能自由地玩鬧、不受拘束,也不用在乎什麼成績。雖然我很清楚身為大公司的繼承人是沒有資格討價還價的,也很明白父母這麼做都是為了我的將來好。
 
但,真的還是會羨慕的,對一個六、七歲的孩子來說絕對是會的。
 
 
也許是從小的高壓教育,加上鮮少與人有所交流,從小我的個性就很高傲——當然我不否認自己確實是比其他人優秀的多——導致我常常與其他人樹敵。只要看不順眼就會跟對方槓上,不知不覺間我就被人冠上了「冰炎殿下」的稱號。甚至到了大學這個稱號更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也因此更沒有人敢主動接近我。但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卻無預警地闖進了我的生活,像純白畫布上的一點汙漬,顯眼的讓人無法無視。
第一眼見到他真的除了目瞪口呆外完全沒辦法對他做任何評斷,畢竟有個人在你眼前被鳥屎擊中又摔進狗屎裡然後又滑壘去撞牆除了驚訝也實在沒辦法有任何想法吧。但也正因為他這奇特的遭遇讓我對他產生了興趣。
 
在第一次與他交談不歡而散後我還是試著想去了解他,也刻意找了很多機會和他說話。
 
人潮擁擠的學生餐廳裡,我放眼一望就看見他的身影,並不是他的穿著或造型有多顯眼,而是他在櫃檯前手忙腳亂的模樣實在是太引人注目了。我好不容易穿過人群,終於看清楚對方慌亂的原因——也不知他是怎麼搞得,全身上下徹底濕透跌坐在一攤黃色液體上,看起來簡直像尿溼庫子,頭髮跟上衣還掛了好幾條麵條,碗筷跟托盤散落在一旁,一看就知道大概是弄翻食物了,不過能弄得如此戲劇性我想全天下大概也只有他一個人了。
 
「褚,沒事吧?」我走到他身邊關心他,但不知道為什麼他一見到我原本已經夠笨拙的動作又變得更不自在,像是大腦中樞突然忘了怎麼指揮四肢一樣。
「冰、冰炎學長!呃……我很好,沒事謝謝關心。」他慌張地想站起來,不料卻沒踩穩步伐,就在要跌倒之時被我拉住了手,才沒又摔的狗吃屎。
我看了眼眼前的褚冥漾,真心無法想像他到底是怎麼弄成這樣的。總之目前最主要的就是清乾淨眼前這一團混亂,我瞪了在一旁圍觀看戲的人破口罵道。
「只會站在旁邊笑別人,是不會幫忙收拾喔!」
 
在收拾完殘局,重新點餐後我和褚冥漾隨便找了個空桌坐了下來。
「那個……學長,不好意思,還讓你請客。」
「我沒差。」
我吸了口杯中的果汁,看著對方默默吃起午餐來。
「是說你是怎麼搞成那樣的。」我忍不住好奇的問,畢竟一個人要弄成那副慘狀也是挺厲害的
「呃……那個、該怎麼說,就是滑倒了……然後就變成那樣了。」
我聽著他含糊的回答還是無法理解滑倒怎麼能搞得那麼狼狽,但一想到他上次的糗事忽然又覺得這似乎沒什麼好奇怪的。
「是喔。」我隨口回應,對於這個話題感到無聊。不知為什麼我反而想起上次的話題,明明不管對我或是對他那都不是什麼愉快的話題,但我就是很想知道關於眼前這個人的一切。
「你……從以前就這麼衰嗎?」我開啟了話題,小心翼翼地觀察著他的表情,不過並沒有想像中的不高興,倒不如說他臉上充滿了無奈的苦笑。
「哈哈……是啊!跌倒什麼的還是小事,我從以前就常常因為莫名其妙的意外受傷住院呢。」
「嗯……那還真是辛苦啊。」
「是、是啊。」
說著說著,不知為何褚冥漾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感覺像是有什麼心事似的。
「怎麼了?」
「不,沒什麼…………只是覺得有點羨慕學長而已。」
「羨慕?」我挑眉問道。
 
總覺得有點不高興,最討厭有人說羨慕我什麼了,總是一個勁的覺得我好像擁有全世界的一切,自顧自地在那邊羨慕忌妒,說到底大家也只不過看見光鮮亮麗的外表,根本就不知道我的苦衷,老在那邊羨慕羨慕的,煩死了!
 
不過,當然這些話我並沒有說出口,依舊保持冷靜地反問他。
 
「嗯、如果是學長的話就不會像我一樣給身邊的人添麻煩了吧!不管什麼事都能做得很完美。」他一臉洩氣的說著這些話,彷彿是在說我也想成為這個樣子,感覺真令人厭煩。
「我才要羨慕你,不管怎麼搞砸都能被人包容真好啊。」
「才不好呢!你根本不知道總是被人嘲笑的滋味!」
 
本來只是想發洩一下煩悶才說出這樣的話,沒想到他的反應這麼大。雖然多少都知道自己說的有點過分,但我卻一點也不想向他道歉,明明就是他自以為是地說著什麼羨慕不羨慕的。
 
「但是我沒說錯吧?只要被笑個一下大家還不是會當作什麼都沒發生待在你身邊。」但是我就不行,連犯錯的資格都不被允許。
 
被我這麼一說褚冥漾氣得起身離開餐廳,我看著他逐漸走遠的背影不知為何更加的火大。
 
「什麼嘛!我才不會道歉的!」
 
從那之後褚冥漾總躲著我,雖然我有好幾次想說是時候該跟他道歉了,但一看到他刻意躲開我內心就會升起一把無名火,把原本想道歉的意念燒的一乾二淨。
 
 
其實我從很久很久以前就注意到了,自己總是會為挽住一些無所謂的面子而跟人起爭執,或許是跟我那高傲的個性有關吧,但我就是會覺得我沒做錯事我為什麼要低聲下氣。也因為這該死的個性我跟褚冥漾就這樣躲了兩年,明明兩年就可以了解一個人許多事,但到頭來我卻對他一無所知。
 
——只因為我那無所謂的自尊心。




雜談:
大家日安~這裡是又整晚沒睡的黑玥(揮手
其實這篇本來是〈曾經璀璨的星空〉的一部份,不過因為當時截稿日已經燒掉我的屁股了(?)所以就把它刪剪掉了,總之重新以番外的方式讓他復活希望大家不介意><
然後雖然好像還有很多想描寫的,關於學長跟漾漾的心境、過去的經歷什麼的,可是又覺得寫了太冗長,所以就這樣吧!剩下的感覺就請大家自己想像了(不負責任
以上,感謝你的閱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