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e In BraIn

關於部落格
『即使哭得在難看,也想笑著面對這個世界——』

                       H.I.B



女性向創作社團,主要活動於CWT及北部only場次

BL要素多到溢出來,管理者病的不輕,請注意ㄏㄏ
  • 46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瞬中心》我所能給你們的——(下)




村子裡住著一名少年,他是個非常聰明伶俐的孩子。
 
第一次見到她,見到名為渡邊早季的女孩子是在我六歲時候的事。
當時父親的友人,也就是神棲66町的鎮長來家裡作客。帶著與我同年紀的小女兒一同前來,那個孩子就是早季。當我知道鎮長的女兒要來時其實心裡非常緊張,很害怕無法跟對方好好相處,不過這些憂慮在見到她的那一瞬間便煙消雲散了。早季是個率直又開朗的女孩,跟她在一起總會有種安心感,我很喜歡早季這樣的個性,也很喜歡跟她相處時的感覺。
 
「我是渡邊早季,請多指教。」
一見面她就帶著可人的笑容,一點也不像第一次見到陌生人感到害怕或不自在,反倒像遇到熟識的友人一般伸出了手向我打招呼。
「我是青沼瞬,請多指教。」
「我可以叫你瞬嗎?瞬也是讀和貴園的對吧?希望我們能好好相處。」
她依然露出大大的笑容,如此真心期望著。
 
 
自從那次見面後早季就常常跑來找我玩,雖然她家住在離松風之鄉稍遠的水車之鄉,但她似乎從不覺得累總是跑來我家。雖然說是玩,但大多時間我們都是在看書,偶爾聊個幾句話,或是她有什麼看不懂的地方就會問我。
 
「吶、瞬我問你喔,你覺得業魔怎麼樣?」
那天和平常一樣天氣很晴朗,我們帶了幾本書到離我家不遠的樹林下看書,早季就這麼突然地問了這個問題。
「業魔?什麼怎麼樣?」
我放下正在閱讀的書本轉頭看向早季,她的表情不是疑惑,就只是單純的好奇。然後我看見她手中的書,是關於業魔的故事,但我仍舊不太懂她想問些什麼。
「我覺得業魔有些可憐呢!為什麼他一定得跟孤獨作伴呢?明明在最後他明白了大人曾經跟他說過的教誨,但他卻還是沒辦法被拯救。你不覺得他很可憐嗎?」
早季說出了她的感想,一時之間我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才好。
 
這是距今八十多年前的故事,村子裡住著一名少年。他雖然是個非常聰明伶俐的孩子,不過卻有一個小毛病。而這個小毛病隨著他的成長逐漸顯著,最後演變成了一個顯而易見的缺點。
少年對於自己的聰慧過於驕傲,對所有一切都不屑一顧。學校和村落裡的大人所傳授的事物,他表面上裝做虛心接納,但重要的教訓卻一點也沒有傳達進他的內心裡。
 
傲慢會種下業的種子。
 
孤獨成了少年唯一的朋友、唯一的傾訴對象。
 
孤獨會成為業的溫床。
 
思考無止盡的蔓延著業,而少年在不知不覺之中累積著自己的業,逐漸地變成了非人之物。
 
他化作了業魔。
 
業魔終於發覺到自己是絕對不能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業魔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領悟到這點之後,他默默地消失在大湖的深處。
 
「是啊,那個少年真的很可憐呢。」
我仔細回想著業魔的故事,卻怎麼樣也無法給出個答案只能附和早季。直到現在我才有辦法告訴早季我真正的想法。
 
 
當我注意到我的咒力外洩無法停止時我曾試圖用意志力去壓制,但潛意識的力量比我想像中的更加強大,我越是想控制外流的咒力它就爆發的越是嚴重。到最後我的咒力就像一匹脫韁的野馬完全無法掌控,而松風之鄉也因此完全消失,更不用說我家還有我的父母就這樣葬送在我狂亂的咒力之下。
 
我就像故事中的少年成了業魔。
我不該存在這世上。
 
和少年一樣意識到這點後我腦中第一個浮現的卻是早季,還有她曾經說過的話。
 
『為什麼他一定得跟孤獨作伴呢?明明在最後他明白了大人曾經跟他說過的教誨,但他卻還是沒辦法被拯救。』
 
現在的我能很清楚地回答這個問題了——因為業魔無論怎麼努力都無法改變自身,身上的惡業只會不斷的增加不會減少,所以必須在還不會無法挽回之前消失才行,這就是業魔最終的命運。
 
在清楚的瞭解這一切後我決定獨自一個人離開,我遠離了松風之鄉往更北端的地方前去,在那蓋了間小屋。我曾想在那自我了結而吞下了從教育委員那拿來的毒藥,但或許是本能害怕著死亡吧,那些藥一點也不管用。於是我放棄了尋死的念頭,想說在這度過餘生或許也不錯,但早季卻跑來找我了。
 
「我剛剛差點被殺」
早季語氣哽咽地說著,淚水止不住地一直留下。
「你遇見貓了?」
「嗯,不過有瞬給我護身符。」
 
明明是為了不想再讓任何人受傷才到這裡的,為什麼內心如此的焦躁不安。
 
「瞬,告訴我你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不說的話我絕不離開。」
早季哀求著,眼神中充滿堅定的神情,看起來在我說出一切前真的不打算離開。
「只有十分鐘,這段時間的話我還能壓制住。」
「壓制住什麼?」
「洩漏的咒力。」
 
我開始跟早季說明一切,關於咒力、八丁標,還有橋本‧阿培巴姆症候群。我越是說明早季眼眶中的淚水越是積聚,不斷順著臉頰留下。像是不想相信這一切似的早季不斷搖著頭,問著要怎麼治好我。
「沒有辦法的。差不多十分鐘了,你該走了。」
我催促著她,不希望她也開始受影響。聽著我的話早季像是失了魂般搖搖晃晃的走到門口,然後又停了下來回頭問我。
「瞬,你希望我做些什麼?」
我搖了搖頭,已經沒什麼可以做的了。現在的我只希望你遠離我活下去,只要這樣就好了。正當我這麼想時窗口突然出現巨大的身影,一隻灰虎斑色的不淨貓衝進了屋內,我下定決心不打算反抗想讓牠咬死我,但卻沒能如願,發現我身陷危險昂立刻衝了過來,明明牠應該也很清楚自己打不過不淨貓的,但牠卻還是挺身擋在我們之間。
「不要!」
彷彿代替我,早季的尖叫在小屋裡迴響著。我看著昂看我眼前被撕裂肚皮、咬穿心臟,重重的摔落地面,我想那瞬間我的理智大概斷裂了,我對不淨貓發動咒力,看著牠的身軀慢慢結晶化最後碎裂成細粉。
「昂一直都想救我,但明明救了我也無濟於事啊!」
我抱起已經漸漸失去溫度的昂,面具下的我淚流不止,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一切都是我太晚下定決心了,明明早該這樣做的,不然昂也不會變成這樣。」
我站起身看著逐漸扭曲變化的空間,心中不好的預感逐漸膨脹。
「要來了……」
「什麼要來了?」
「吞噬我家大地的東西,早季你快走!」
我用咒力將早季推向門外,雖然她試圖抵抗,但沒什麼用。
「早季,已經夠了!我不想再看到我所愛的人死去了。」
「瞬……不要!瞬、瞬…………」
隨著小屋發出嘎嘎作響我臉上的面具也開始變形破裂,我想這大概是早季最後一眼看見我的臉了吧!
 
真是對不起,到最後卻讓你這麼傷心,對不起,早季。
 
「早季……我一直都喜歡著你。」
 
一直一直,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就喜歡著你,所以拜託、活下去。
 



雜談:
大家日安,這裡是老是半夜才有靈感的黑玥(舉舉
哇隔了整整一年我才寫出下篇,真是不好意思Orz
個人覺得瞬早之間的感情很難抓,大概是相較於覺瞬對於早季的感情其實沒那麼明確吧,在瞬把自己沉進湖底時說出「我一直都喜歡著你」之前他們兩個人的關係一直都很曖昧,至少我是這麼覺得><
寫這篇的時候除了把動畫第十集又看了一遍,還特地去把原作小說給翻了,看到瞬死的那段真的哭得唏哩嘩啦QQQQQQQQQQ
雖然原作的劇情跟動畫差異不大,但小說更加著重他們兩個的內心想法,所以更能感受他們當時的痛苦與哀傷,真的看得很難過啦!!!!!!!!!!!!!!QDQQQQQQQQQQ
總之希望大家有機會能去讀讀小說,應該會看見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新世界><
最後感謝你的閱讀,謝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