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e In BraIn

關於部落格
『即使哭得在難看,也想笑著面對這個世界——』

                       H.I.B



女性向創作社團,主要活動於CWT及北部only場次

BL要素多到溢出來,管理者病的不輕,請注意ㄏㄏ
  • 46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雙子》不同的你





一陣眩光中,視野逐漸從模糊變得清晰,眼前出現熟悉的你的身影。你說著話,絲毫不嫌累不停不停地說著,但我卻一點也聽不到聲音。
 
「Gabi,你說什麼?我聽不到。」
似乎是聽見我說的話Gabi終於停了下來,露出淺淺的笑容,不知為何我總覺得他的表情有些哀傷。然後他又說話了,這次我終於聽見他說些什麼了。
 
「再見,Michael。」
 
說完Gabi轉身邁起步伐,越走越遠。
「Gabi,等等!Gabi……Gabi……」
無論我如何喊叫那個身影都沒有停下腳步,最後消失在我的視線中。
 
「Gabi!」我尖叫著睜開眼,臉上佈滿了淚水。
「Mike,沒事了,我在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Gabriel在床邊握著我的手,說著「沒事了,他在這。」這種話。
「Gabriel……」
「又做惡夢了?」
「嗯。」其實那並不算是惡夢。
 
自從Gabriel從宿舍搬出來後我偶爾會來找他玩,有時候也會在他這過夜,但每次在這過夜總會做那個夢——那個Gabi在我眼前消失的夢。然後每當我清醒都會看見因我尖叫而擔心我的Gabriel,此時反而會讓我更清楚地意識到眼前的人不是Gabi、不是我所摯愛的半身。
 
「抱歉吵醒你了,我沒事。」
看著眼前的人心痛的感覺慢慢在胸口中擴散,好不容易停止的眼淚又開始在眼眶中打轉,似乎隨時都會潰堤。
「嗯、你好好休息吧。」
Gabriel說著,替我蓋好棉被,一點挽留也沒有的離開了房間。我深深嘆了口氣覺得終於能放鬆下來了,但心裡卻又有小小的一角在想為什麼對方沒有留下來。如果是我的半身、如果是Gabi的話就一定會留下來陪我,待在我身邊直到我熟睡為止。
「我在想什麼啊!Gabi……已經不在了。」我用雙手遮住了臉,淚珠最後還是承受不住,悄悄地從我的右眼滾落了下來。
 
那晚我又失眠了。
 
 
「吶、Mike,我可以問你個問題嗎?」將手中的騎士在棋格上落下後Gabriel突然後問到。
「什麼?」
「為什麼你總是在夢裡才叫我Gabi呢?」Gabriel的問題讓我原本打算移動棋子的手停了下來。
「Mike?」
 
看著眼前的人我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的問題。不管學業或運動Gabriel都很優秀,甚至是比我優秀許多,也很擅長家務,在各方面來說他都能說得上是完美。雖然偶爾也會對我耍些任性,但那種感覺就是不太一樣,感覺就是跟Gabi的任性不同,我也說不上來是哪裡不同,但就是不一樣。
 
「不是的。」我垂下了頭,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嗯?」
「我夢見的並不是Gabriel」嗯、不是Gabriel,是不一樣的。
「……那是你之前說的喜歡的那個人嗎?」
「嗯。」我輕輕點了點頭,不知道為何我不敢直視Gabriel。
「這樣啊……你很喜歡他吧。」
「非常……非常的喜歡。」
我抬起頭,看著Gabriel露出微笑,但總覺得他有些失落。
「他是個怎麼樣的人?」
雖然Gabriel的表情看起來很失望,但他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帶著一如往常的笑容問著我。
「是個很任性的人」我說。
「任性但卻很溫柔,總是陪在我身邊。雖然有些孩子氣,卻很堅強。在我不安時給予我勇氣,孤獨時讓我不再害怕。」說著說著,眼眶不知為何濕了起來,淚水停不住。
Gabriel走到我身邊緊緊抱住我,在我耳邊輕聲的道歉。
「對不起!」
「為什麼要道歉?」
「因為我無法代替那個人。」
Gabriel說,抱著我的力道更加用力了些。
「但是,即便如此,我也會陪在Mike的身邊。」
我無法說什麼,不管是Gabriel的關心,亦或是Gabi的消失,所以我只是淡淡地點了頭。腦中響起了Gabi曾經說過的話,與Gabriel的話語重疊在一起。
 
——無論如何,我都會一直在Michael的身邊。




雜談:
大家日安,這裡是跑完雙子線心痛到快暴斃的黑玥QAQQQQQQ
不管是本篇還是The gift的雙子線都超虐的啦(哭噴
雖然Michael在最後跟Gabriel相認,但我覺得Michael一定還是對於Gabi的消失無法釋懷,所以才無法稱呼Gabriel為Gabi
對於眼前的人雖然是自己的弟弟卻再也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個弟弟,那種無力與難過希望能傳達給大家> <
以上,感謝你的閱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