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即使哭得在難看,也想笑著面對這個世界——』

                       H.I.B



女性向創作社團,主要活動於CWT及北部only場次

BL要素多到溢出來,管理者病的不輕,請注意ㄏㄏ
  • 57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冰漾》背影





小小的、淺淺的、殘留在泥草地上的足跡,是我唯一能追上你的線索……
淡淡的、暖暖的、烙印在胸口深處的笑容,是你唯一遺留給我的所有……
 
『吶、學長,如果有一天我們非得分別不可,我希望直到最後一刻都能看著你帶著笑容目送我離去,好嗎?』
 
褚冥漾帶著些許苦澀,但卻一點也不失幸福的淺笑說著。由衷的希望最重視的他不會被自己所束縛,不想他被這份或許一直都不會有結果的感情綁住。
 
    ——希望你幸福,直到最後……
 
冰炎一直惦記著,褚冥漾的那句話……
 
他很想對著褚冥漾說,要他笑著目送這個笨蛋學弟離去是絕對不可能的!即使流不下淚,也無法帶著笑歡送他的離去。但,看著眼前那單純的笑臉,冰炎卻又無法如此殘忍的拒絕對方,只是輕輕的應了褚冥漾一聲。
 
––*.*.*––
 
順著長槍落下而起的強大風壓與氣勢,毫不猶豫的將眼前的低階鬼族徹底撕碎,冰炎一個反手輕易的就將槍頭上的濁黑色液體揮掉。一瞬間便將幻武兵器收回了寶石狀態收好,正準備打算結束任務,但他卻沒注意到突然出現在身後的影子。
 
「學長!閃開!」
 
褚冥漾在不遠處大喊著,折射著陽光的半透明水色子彈隨著褚冥樣的話語一同爆出槍口,那發槍擊的破壞力強大到簡直可以跟達姆彈*[註1]的威力相比。
 
一發、兩發、三發……
 
連續好幾發的射擊每每都命中鬼族的要害,頭部、頸部、胸部、腹部全部都有著巨大的撕裂傷,終於令鬼族承受不了,倒地不起了。
看了眼被擊斃在地、奄奄一息的鬼族,冰炎彈了下指,調動自身的能力喚出了烈焰,不給那隻已經臨死的鬼族機會直接燒的連灰燼都不剩。
 
「學長你還好嗎?」小跑步到冰炎身邊,褚冥漾有些擔心的問著,但換來的卻依舊是對方那不擅言說的彆扭感謝。
「哼!你覺得我有可能被這種等級的鬼族傷到嗎?」雖然嘴上一點也不坦承,但冰炎那微微上揚的嘴角還是讓褚冥漾注意到了,冰炎的心裡或多或少仍是有些感謝自己吧。
 
剛升上Atlantis大學部二年級的褚冥漾,在花了近四年的時間,好不容易終於在兩個月前得到了公會認可的黑袍資格。早已擁有足夠實力的褚冥漾,卻從來不選擇與任何人搭檔,並不是他自認能力足以應付所有事,只是害怕自己笨手笨腳會拖累其他人,所以除非有人主動約他,不然他一向都是一個人處理任務的。而知道褚冥漾想法的冰炎時不時就會拉著對方陪自己出任務,即便褚冥漾明明就已經可以自己擺脫冰炎的霸道行為,卻仍舊乖乖的陪著對方。
 
「我只是擔心你嘛……學長真不可愛……」被那雙其實根本一點殺氣也沒有的紅眼怒瞪了一眼,褚冥漾碎念了幾句。
「啥?」一臉流氓的嘴臉,冰炎一拳就揮了下去,毫不留情的揍了褚冥漾一拳。
「學長,很痛耶!討厭鬼!」
揉著自己那微微發腫的額頭,褚冥漾含著淚罵了冰炎,卻只換來對方一聲很爽快的冷哼聲。
「回去了,褚!」
完全不理會褚冥漾哀怨的叫喊,冰炎一個轉身就往傳送陣的方向走去。
 
一身漆黑的袍服隨著風微微的揚起,點綴著金黃色的碎鍊;融雪般的銀白色長髮隨意的紮在腦後,艷紅色的幾撮髮絲突兀的混雜於其中。
 
從第一眼看見這個人便覺得他是個遙不可及的存在,總是走在我身前,一點也不體貼弱者的強勢步伐……
 
他一直、一直都是如此的強硬,逼迫著周遭的人都要跟他一樣扛下這些根本無法背負的壓力。
 
吶、學長,你知道嗎?跟在你後頭,追著你跑真的很累人啊!很累的……
 
但是無法否認的是,他同時也是個溫柔的人——雖然那份溫柔似乎有些彆扭又笨拙。
 
總是在我追著那個背影跑,不慎跌倒時停下腳步;從來就不會對著摔倒的我伸出援手,卻一直默默的耐心等待我站起來……
 
「褚!站在那裡發什麼呆!還不快過來!」
已經半隻腳準備踏入傳送陣的冰炎發現褚冥漾依舊呆愣著站在原地,忍不住出聲叫了對方。回過神的褚冥漾只是愣愣的看著冰炎兩秒,便傻笑著說著抱歉跑向他。冰炎看著那個逐漸跑向自己的學弟,只是無奈的嘆了口氣。
 
冰炎他總是在想,褚冥漾明明早已有能力能與自己並肩行走,明明早已有實力能追趕,甚至是超越自己,但他卻總是如此……
如此的對所有人畢恭畢敬,卻又總是在最危急的時候站在所有人的身後,擋下一切的攻擊與傷害。
 
不知何時,你已經默默的成為我身後的支柱,一同替我撐起沉重的負擔……
 
    ——彷如光與影,無法分離……
 
『嗯……我會目送你離去,直到最後一刻……』
 
或許無法帶著喜悅看著你離開,但至少想毫無遺憾的與你分別。
 
 
 
 
雜談:
安安~不知道大家看完的感想如何呢wwwwwwww
總之先來說說那個*[註1]的事w → 達姆彈:俗稱「炸子」、「開花彈」、「入身變形子彈」,是一種不具備貫穿力但是具有極高淺層殺傷力「擴張型」子彈。當彈頭撞擊目標物,尤其是人體時,由於鉛的延展性高,以至於會立即變形,呈現擴展形狀,加上仍然具有強大的慣性與動能,以至於將彈頭前方的鉛壓碎造成高速的破裂與擴散,也就是傷口嚴重撕裂的幫兇。(以上資料取自維基百科 - 達姆彈)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想試著在文章裡用些專業術語wwww大概是覺得這樣看起來比較威吧( ゚ ∀ ゚ )つ(到底
嗯、好接下來稍稍來解說一下這篇用的關鍵字的涵意wwww
 
①步伐一致 >> 對應句是「冰炎他總是在想,褚冥漾明明早已有能力能與自己並肩行走,明明早已有實力能追趕,甚至是超越自己,但他卻總是如此……」 這句我想表達的是總是認為自己無法和冰炎對等的漾漾在花了四年的時間終於獲得黑袍後,其實就已經跟冰炎站在同一條線上了
 
②背靠背 >> 對應句「如此的對所有人畢恭畢敬,卻又總是在最危急的時候站在所有人的身後,擋下一切的攻擊與傷害。」、「不知何時,你已經默默的成為我身後的支柱,一同替我撐起沉重的負擔……」 這段的話我想表達的是從認識冰炎開始,在經歷了鬼王塚、湖之陣、學園大戰、陰影事件等之後,漾漾早就已經是冰炎無可取代的人。雖然能力不強,但內心卻非常堅強,一直支持著冰炎
 
③笨拙的溫柔 >> 對應句「但是無法否認的是,他同時也是個溫柔的人——雖然那份溫柔似乎有些彆扭又笨拙。」、「總是在我追著那個背影跑,不慎跌倒時停下腳步;從來就不會對著摔倒的我伸出援手,卻一直默默的耐心等待我站起來……」、「如此的對所有人畢恭畢敬,卻又總是在最危急的時候站在所有人的身後,擋下一切的攻擊與傷害。」 笨拙的溫柔的部分其實我是設定成漾漾跟學長都有這樣的個性,他們兩個其實內心都是很纖細的,總是為所有人著想,可是卻又不知該如何表達,所以才只能用著這種傻傻的方式默默的體貼對方
 
總之我大概就是想寫這樣的感覺,不知道這份心情有沒有傳達給大家呢?(笑
然後依然例行的感謝你閱讀到這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