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即使哭得在難看,也想笑著面對這個世界——』

                       H.I.B



女性向創作社團,主要活動於CWT及北部only場次

BL要素多到溢出來,管理者病的不輕,請注意ㄏㄏ
  • 5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生蒼》依戀





感應式的電子門在靠近的瞬間自動開啟,映入眼簾的是充滿強烈色彩,以及佈滿大大小小各式玩偶的奇特房間,房間深處有張雕飾的極為精緻的紅色椅子,上面坐著的人看起來一點生氣也沒有的微微垂著頭。我緩緩地走向對方,空曠的房間迴盪著我的腳步聲,聽來有些刺耳,但對方像沒聽見似的一點反應也沒有,直到我站在他的面前,開口說話他才稍稍地抬起了頭。
「初次見面,生。」我說,為了不嚇著對方用著極其輕柔的聲音。
對方緩慢地抬起頭來,原本空洞無神的雙眼花了好一段時間才對焦到我身上,然後他說了話,第一次見面就說了那種話可真嚇到我了。
「蒼……葉……?」
像是在確認般,他輕聲地喚了我的名字,接著毫不遲疑地說出了那句話。
 
「殺了我,蒼葉。」只有在說這句話的瞬間對方的眼神似乎才染上了一點光亮。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生的情景,當然我並沒有殺他,雖然他好像是為了這個目的才將我從舊居民區引導到白進牢籠裡來的,不過這些都是另一個「蒼葉」的事,現在的我只想隨心所欲、為所欲為地做想做的事。
 
「你在說什麼,我可不是為了做這種事才來見你的。」
看著對方那又逐漸變的空洞的眼神,我輕輕撫上對方的臉頰,我如此說道。
「放心吧,我再也不會讓你孤單一個人了。」
 
 
在東江得到我的「聲音」控制了舊居民區後,我搬到了白金牢籠裡,中樞圓塔成了我的居所。而原本對東江已經沒有利用價值的生應該被處置掉,卻被我挽留了下來。和生不同,我並沒有被東江作為實驗體研究,甚至相反的我被賦予了極大的自由及權限,只要偶爾用「聲音」幫東江做點事,剩餘的時間隨我愛怎麼用就怎麼用,而中樞圓塔裡也幾乎沒有我進不了的地方,關於這點我沒有過問東江理由,事實上我也不在乎。而我大多時間不是找紅雀玩,便是在生的房間裡度過,今天也依舊沒又例外。
 
結束每天和紅雀例行性的遊戲後,我離開了牢籠。被紅雀弄傷的地方滴滴答答的流著鮮血,宛如赤紅的花朵在一塵不染的地面綻放開來,不過對於這樣的不斷出血我並不是很在意,倒不如說我想把自己弄得傷痕累累,這樣才有理由去見對方。
電子門打開後,一如既往的看見的是如童話般奇異的房間,我走到房間深處的椅子前,毫不猶豫的跪下,捧起對方的臉然後將額頭靠了上去。
「生,我來見你了。」
「蒼葉,傷口……」
似乎是注意到我手上的血液,生微微露出生氣的表情。
「啊、這個沒關係的,等等在處理就好。」
「不行,要趕快包紮才行。」
雖然我對傷口真的一點也不在意,不過生可不一樣,立刻拿了放在一旁的急救箱開始幫我處理傷口。
 
其實我這樣滿身是傷的來生的房間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最初只是因為忘了處理傷口就跑來,結果讓原本一點情緒起伏也沒有的生感到驚訝,從那次之後我就常常這個樣子跑來找生,會這麼做大概是因為平常實在是太難看到生的感情波動吧。自從我來到白金牢籠已經兩個月了,最初生總是一臉哀傷的央求我殺了他,但我從沒答應過,久而久之生就不再求我了,取而代之的是他變的像人偶一般毫無情緒,一直到我受傷那次他才第一次表露情感。只有在我受傷時生才會有所動搖,知道這點後令我感到高興。
 
「蒼葉,你為什麼總是要弄的滿身是傷?」平時總是默默幫我包紮的生今天卻難得的開口跟我搭話。
「嗯……為什麼呢?」
我歪著頭,故意裝傻著,不過生並沒有特別的反應,只是靜靜地等著答案。
「大概是因為我想讓你擔心吧。」我說,這句話裡一點虛假也沒有。
「笨蛋。」
生大概看透了我的想法,笑著如此回應我,那個笑容是我至今看過最燦爛的笑容。
「就算不這麼做我也一直都看著你的。」
 
啊、是這樣嗎?
 
聽著生的回答,不知為何我回想起在舊居民區第一次見到生的殘像的事,雖然那時看見的是另一個「蒼葉」但不知為何這件事我卻一直記得。
 
「說起來第一次見到生是在舊居民區的街道呢。」
「嗯。」
生一邊聽著我的話,一邊小心地替我包紮傷口。
「那時候為什麼要出現在我面前?」
「因為我想死。」
生停下了動作,看著我的眼露出心死般的神情。
「以前我作為東江的實驗體,身體被反反覆覆地切開又縫合,各種慘無人道的實驗我都體會過了,漸漸地對生存這件事感到了絕望。所以我才對你發出了邀請,希望你能將我「破壞」掉,但是都被你拒絕了。為什麼要拒絕我?果然是因為身為「暴露」的你的一時興起?」生滿是不解地問著我,似乎就連現在也渴望著我能「破壞」他。
 
其實對於不願殺死生的這件事我自己也感到困惑,本質是破壞與死亡的我明明就只有在毀掉什麼東西時才能感到愉快,但我卻本能的排斥著毀掉生,一想到如果生從我眼前消失我就心如刀割,痛苦的無法承受。
 
「我想我大概是被你吸引了。只有「破壞」你這件事我絕不願意做。」
我說,同時將生緊緊抱住。
「如果說你找不到生存的意義,那麼就由我來告訴你吧!」
「蒼、葉……」
聽著我的話生點了點頭回抱住我,然後靜靜的在我的懷中哭了起來。
「我絕對不會讓你死的。」
 
你內心的空洞就由我來填補,身上的傷痛就由我來安撫。
無論如何我絕對不會「破壞」你。
我唯一的、哥哥。




雜談:
大家日安,這裡是不斷在挖掘冷CP的黑玥
天啊尼桑蒼葉真的是冷到我找不到任何糧食,只好自己耕QDQQQQQQQ
其實個人覺得不管是蒼葉或是暴露大大大概都是非常喜歡尼桑的,也希望尼桑能好好活下去,所以在寫這篇我是以「不希望尼桑死,對尼桑來說蒼葉是唯一的救贖」這樣的心情在寫的><
不管是選擇死亡或是繼續活下去尼桑都需要依賴著蒼葉,而蒼葉也因為尼桑而找到存在的理由,對彼此來說對方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希望這樣的心情有傳達給大家><
雖然後面的暴露大大有點變回蒼葉的感覺,不過還是希望大家會喜歡
總之我真的非常喜歡尼桑!!!!!!!!!也很喜歡暴露大大!!!!!!!也很喜歡蒼葉!!!!!!!!!希望大家跟我一起喜歡歡他們QQQQQQQQQQQQ(吵
以上,謝謝你的閱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